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31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31

那声音听起来十分熟悉,就来自于他的脑海。

叶修沉默了片刻,尔后抬起眼,望着喻文州笑了起来:“有没有空房间啊,紧张了一晚上,我和小周想去休息会儿。”

周泽楷心头一动,这声突如其来的“小周”里隐隐透着一股久违的亲昵。他偷偷抬起眼睛,看了一眼叶修,却不防正撞上他投过来的目光。

叶修望着周泽楷的眼神,懒洋洋地笑了笑,向他伸出一只手:“伤早就好差不多了——小周,给支烟呗。”

于是周泽楷也就真的乖乖拿了烟盒出来,和打火机一并递给了他。一朵小小的火光亮起,空气里弥漫着久违的淡淡烟草味。淡白的烟雾里喻文州轻轻地笑起来:“你和周队长的房间啊,因为要避人耳目的缘故安排在同一间。在走廊尽头,出门右拐就是了。”

叶修“啧”了一声,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站起身向门外走去,周泽楷默默地跟在他身后。喻文州偏着头看着这两个人的背影在视线里消失,脸上的神情十分意味深长。

黄少天冷哼一声:“你看什么呢?”

“两位……联盟第一人,真有意思。”喻文州轻笑了一声,话语里未尽的更多意思,全留给黄少天去猜。

剑圣却没有妥协的打算。没有别人在时他面对喻文州的表情立刻冷了下来,只坐了片刻便站起身来:“累了,我先回去了。”

这次喻文州却没有拦他。他出神地看着黄少天的背影,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脸上,终于还是露出了一点伤心的神情。

黄少天却什么也没有看到。

 

“小周,你真的不打算回去了吗?”

走进房间后气氛就异常沉闷,叶修坐在床边静默了片刻,对上周泽楷认真又专注的目光,心中暗叹一声,还是先开了口。

就像周泽楷了解他一样,叶修发现其实他也很了解这位年轻又沉默寡言的轮回队长——尤其是在一起经历过许多之后,这份了解也越发透彻。

周泽楷微一皱眉,直直地看着他。

“其实路走到这里就够了。”叶修掐灭烟头,又抖了支新的烟出来,却只是咬在嘴里没有点着。他望着枪王格外俊美的脸,那上面混合了隐约疲倦的专注神情看起来实在惹人心疼。叶修再没有一刻比现在更清晰地意识到,即使是Alpha也是会累的,在千里奔波的救援行为下,也重叠着他内心犹疑下最终做出决定的双重疲累。

熟悉的烟草味道蔓延在口腔里,叶修一时间忽然有些愣住了。他忽然想不起究竟是从什么时候起,周泽楷的口袋里总是装着两盒自己多年抽惯了的烟,在他烟瘾犯了的时候就默不作声地递上来。

他的思维由此追溯到更远的时候,是周泽楷对他表白的那个雨天,其实并没有过去很久,可时间却在跌宕的生命里被骤然拉长。因此周泽楷在他曲折的人生里占有极其重要的一部分,有些细节,即便不愿回想,却也偏偏能记得一清二楚。

“其实你来救我,就已经够了。”叶修把思维从沉溺的回忆里及时扯了出来,看着周泽楷说道,“接下来的路太难走了。小周,再这样下去,他们迟早会发现那个救我的人是你。你的大好未来,不该这样耽误在我身上。”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忽地伸出一只手去,扶住了叶修的肩头。他盯着叶修担忧的眼睛,严正道:“前辈所说的未来,究竟是指什么呢?”

叶修一愣:“……诶?”

枪王严肃起来便又忘记喊叶修的名字,但这声前辈叶修听了这么久,也不知不觉就习惯了。周泽楷说:“最开始,前辈只想要回联盟,也没有想过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是啊——”

“在很多事情真实发生的时候,往往与我们最初的计划和决心相差甚远。”周泽楷认真地说,“可其实,我们都是在遵从本心做事。”

“我决定来救前辈的时候,也没有想过会变成这样的逃亡。可既然来了,就不会再回去。”

“轮回还好好地在那里,这就够了。什么我的前途,根本无关紧要。要我为了这种事把您丢下再独自回去,那不但有悖于我的计划,甚至违背了我的本心。”

一贯不善言辞的人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开口格外流畅。叶修无声地吞咽了两下,看着近在咫尺的周泽楷深邃的瞳孔,心底有什么情绪,像滴入清水的浓墨,一瞬间扩散开来。

“……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就暗下决心,我的未来,一定是会有您的存在。”周泽楷低声说着,语调渐渐低沉下去,“——不管是作为后辈,还是别的什么。前辈,就算您现在赶我,我也不会走的。”

叶修觉得仿佛有什么哽住了他的喉头,他必须立刻、马上做点什么,去缓释内心突如其来的汹涌情绪。他知道接下来的路会有多难走,周泽楷也一定知道。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这样的追杀下还能活过多少个明天,能撑着他的,不过是那永远没有放弃的人生信条罢了。

可——支撑着周泽楷的,究竟是什么呢?

他没法自欺欺人,这个问题的答案他再清楚不过。

叶修沉默了片刻,伸出手去,轻轻覆在了周泽楷脸颊一侧。因为内心无法抑制的澎湃暗流,他的手在轻微地颤抖着。枪王眼睛一亮,如同温顺的小兽般乖巧地靠着他的手,轻轻蹭了两下,尔后偏过头,在冰凉的手心印下一个轻吻。

叶修颤抖了一下,却没有躲闪。他垂下眼睫,似乎在问周泽楷,又像在问自己:“你到底想要什么呢?”

“我想要——成为前辈的武器。”

这句话与那日的梦境相合,叶修怔怔地望着周泽楷,失神下几乎丧失了语言的能力。他忽地想起了很多晚的月光——五年前他第一次在后台看到周泽楷的夜晚;几个月前枪王带伤闯进酒吧的半夜;他们守着S市裂缝时每晚的月亮;和昨夜他从监禁室的窗口看出去时,并不确定还能不能再见的月色。

枪王笨拙生涩却认真热烈的告白在他心头浮现,无数个相处的零散片段在脑海中一一闪过,那个湿淋淋的雨夜里半昏半醒间覆盖的灼烫气息似乎卷土重来,温柔又坚定地缠绕着他。

叶修闭了闭眼睛,起身前凑,捧着枪王的脸,迎着他骤然惊讶狂喜到愣住的目光,在周泽楷的额头落下一个轻吻。

“小周……你也累了,先休息一下吧。”

 

“从监控上来看,叶秋和那个接应他的同伙前天是往G市去了。”

屏幕上的陆垚一脸严肃地说。

喻文州一脸惊讶:“是吗?叶秋怎么会来G市呢?真是太奇怪了。”

他的预估没有错,在叶修抵达蓝雨的第三天清晨,他就接到了来自总部的视频电话——还是主席陆垚亲自打来的。

旁边的黄少天咋咋呼呼:“哎呀主席,好久不见。话说叶秋是真的杀了总部的人吗?他这么凶的?杀的到底是谁啊?这个通缉令都发给平民了,有用吗?普通人估计是打不过叶秋的。诶他真的是个Omega呀,那我们这么多Alpha怎么就让他当了这么久的联盟第一人呢?诶诶诶,这样说的话那你们实践区的人也有点太弱了吧,这么多人连个O都抓不到?主席,那叶秋当时……”

陆垚怒道:“闭嘴!”

黄少天非常听话地住了口。

喻文州轻笑了一声,陆垚立刻把枪口对准了他:“喻文州,你别在这儿跟我装傻。叶秋逃去G市,除了去蓝雨找你们,还能去哪儿?你们要是把他交给总部,蓝雨今年的考核会有加分项;如果加以包庇的话,我想你知道后果。”

“大隐隐于世,也许叶秋随便找了个平民区就住了下来呢。”喻文州波澜不惊地说着,似乎陆垚的威逼利诱没对他产生任何影响,“他要是想不开来了蓝雨的话,我肯定会第一时间向总部汇报的。战队还有些事务要处理,就先跟主席道别了。”

喻文州挂了视频,抬起头看向门口。叶修正懒洋洋地倚在门框上,咬着烟笑眯眯地说:“演技不错嘛。”

“过奖。”

喻文州微笑道。一旁地黄少天一脸明晃晃的不屑:“被我说中就恼羞成怒了,切。实践区的人本来也就那样,都是当初青训营淘汰下去的,和佣兵团那群也没什么两样。”

“说中是说中了,不过更有可能是因为你话太多了。”叶修摇了摇头,笑容看上去十分欠打,“陆垚也是语文没学好,什么叫同伙啊,真难听。”

喻文州笑了两声:“周队长呢?”

“哦,江波涛打了电话来,好像有什么事要跟他说,我就先避出来了。”

喻文州低下头沉思了片刻,然后道:“我最多再帮你拖半天,你必须要开始准备离开蓝雨的事了。”

黄少天问道:“下一站准备去哪儿?”

叶修呼出一口灰白的烟雾,不假思索地说:“去霸图吧,也好久没见老韩了,去找他叙叙旧。”

他的神情漫不经心,语气轻描淡写,仿佛是要去旅游。黄少天说:“行啊你,Q市够远的,千里逃亡啊。”

叶修耸耸肩:“没法啊,谁让总部跟在后边儿千里追杀呢。”他想了想,开玩笑道,“不过文州刚才瞎扯那个方法乍一听还真不错,找个离战队和封锁区远远的平民区猫起来,嘿,要不是全国通缉,我还真挺想这么干的。”

“陆垚大概也是想到了这个可能,才把你描述成一个穷凶极恶的杀人犯的。”黄少天掏出手机看新闻,一边看一边啧啧称奇,“‘该嫌犯有重大犯罪前科,曾因犯罪手段过于残忍被多次逮捕’。妈呀老叶,评论里说你是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连之前好多起鬼怪溜出裂缝封锁区杀人的案子都安在了你头上。”

叶修翻了个白眼,把掐灭的烟头准确弹进黄少天身边的垃圾桶里,然后转身,摇了摇手:“我回去了。差不多也该准备一下,天一黑我和小周就走。”

黄少天一愣,轻轻地叹了口气,没有再作声。

喻文州站起身,走到他身后,问:“你在担心什么?”

“当然是担心老叶啊。”黄少天头也不回地说。

“有周泽楷在,他不会有事的。”喻文州轻笑一声,下巴抵着黄少天的肩膀,偏过头在他耳畔落下一个吻,轻声说,“倒是你,是不是该担心下自己?”

黄少天皱起眉,声音也冷下来:“我有什么可担心的?”

 “你的发情期,不是又快到了吗?”


评论(20)

热度(1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