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30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30

周泽楷把车停在蓝雨门口,眼前紧闭的大门居然缓缓打开了。他眼神微微一凝,向里面看去,不出所料地看到了正从大楼里走出来的黄少天和喻文州。

身旁的副驾驶座上,叶修仍然沉沉地睡着。连着一个月的高强度战斗,受伤,发情,被标记,千里奔波后又是战斗和受伤,他也确实太累了。这下受到了周泽楷跋涉千里的拯救,又暂时放下了心防,总算能踏踏实实地睡一觉了。

周泽楷本不舍得叫醒他,可眼见着蓝雨的两位正副队长越走越近,他不得不伸手推醒了叶修。

叶修虽然睡着,却也没完全丢了警惕性。周泽楷轻轻推了两下,他立刻睁开了眼睛,尚还带着几分惺忪的眼神落在周泽楷身上,一刹间恢复了清明。

“前辈,到蓝雨了。”

周泽楷说。

叶修点点头表示知道了,然后从椅子上坐直了身体,目光从周泽楷身上移到前方,隔着车前玻璃看到了几步之外的喻文州和黄少天。

他拎起千机伞,推开车门,要下车前却动作一顿,回头叫道:“小周。”

“啊?”周泽楷一怔。

“……以后不用叫前辈了,我不是联盟的人了。”

叶修说完,推开门就下了车。留周泽楷一个人愣愣地待在车里思考,那是直接喊叶修的名字吗?会不会不太好啊?

“好久不见。”

喻文州站在车前微笑道。

叶修看了他几秒,扯出一个漫不经心的笑来:“好久不见啊,文州。”

黄少天站在一边,早已迫不及待地开了口:“老叶你没事吧?都快担心死我了!周泽楷是去救你了吧,他人呢?”

锁好车的周泽楷正推门出来,听到黄少天叫他名字,下意识地把目光投过去,然后对剑圣小声地说了句“谢谢”。

叶修轻轻地眯起了眼睛。

风把满含湿气的冷空气吹过来,他肩膀上未愈合的枪伤又开始冷冰冰地痛。

“有什么话还是进去说吧。”

喻文州笑着说。

雨几乎已经停了,叶修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天边,正有一轮并不耀眼的太阳从山后露出头来,淡金色的光芒映着漫天还未消去的云彩,像是一幅瑰丽的画卷。

叶修一时怔在原地,似乎在出神地想着些什么。周泽楷抿了抿嘴唇,无声地伸出手去,悄悄地握住了他的手。叶修没挣脱。喻文州和黄少天并肩走了两步,停步回身,似乎洞察了叶修内心的想法。他轻声说:“天又亮了。”

黄少天猛地回过头,看着叶修愣怔的眼睛,嘴唇颤动了两下,似乎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只是颓然地垂下了头。

周泽楷静静地说:“还有我。”

叶修猛然回过神来,他垂眸看了看小心翼翼握着他的周泽楷的手,沉默地向着大门走去。

 

回到喻文州的房间后,气氛一时寂静,谁也没先开口说话。

黄少天左右瞅了几眼,实在没忍住,开了口:“老叶你不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该知道的我们都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特殊想法的。你安心住在这里,总部那群老不死的,O又怎么了,敢情他们不是O生的啊??”

叶修笑了两声:“所以小周是你通知的啊?我就说他怎么来得这么快呢。……文州还是一如既往的厉害啊。”

“过奖。”

喻文州微笑道。

黄少天说:“不过说起来,到你这个地步,是O是A又有什么关系啊?作为Omega不是照样比实践区那群混吃等死的废物Alpha强得多?十个打一个都打不过,还总部精英呢,笑死人了。”

他语气里对总部的嘲讽和轻视显而易见,叶修觉得有点奇怪,看了他一眼,却没看出什么来。倒是喻文州又开了口:“叶秋。”

叶修连忙说:“叫叶修吧,叶秋那个名字用不到了。”

黄少天奇道:“你怎么这就改名字了?”

“之前为了进联盟,用的我弟的身份证,他是个Alpha。”叶修站累了,左右看看,后退两步直接在床边坐了下去。接近后一股若有似无的奇异味道从床单上传来,他眼神闪了两下,接着说道,“我本名叫叶修。”

“叶修。”喻文州从善如流改口道,“虽然我不介意你在蓝雨一直住下去,但你根本待不了多久了。”

黄少天一愣,下意识地把目光转向神色依旧淡然的喻文州:“为什么?”

叶修却已经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他摸了摸口袋,手机早已在被关进监禁室之前就被收走了。周泽楷似乎明白他在摸什么,连忙拿出手机递过去。

叶修的指纹贴上去,“滴”地一声解了锁,他抿了抿唇,没有说话。

周泽楷的手机上连着跳出许多条消息,一连串的红色加粗字体表明着事态的紧急性和严重性。

“紧急!嘉世战队前队长叶秋真实性别Omega暴露,被总部逮捕后负隅顽抗,杀害一名研究室人员后逃出!先发布联盟一级通缉令,请各站队成员务必舍弃旧情,全力协助总部抓捕叶秋!”

“佣兵任务!前嘉世队长叶秋杀害总部公职人员后逃出,请全国各佣兵团协助总部追捕叶修,根据功劳可获得奖励金、高阶银武材料或举荐团员进入总部资格!”

“通缉令!昨日,F市发生了一起恶性杀人事件,犯罪嫌疑人叶秋将被害人割喉后跳窗逃出!请全国人民协助破案,积极提供线索,以确保犯罪嫌疑人尽快被捉拿归案。”

“真是全面啊,连佣兵任务和针对平民的通缉令都发布了,这是不给你活路了。”喻文州说着,他平淡的语气让人听不出是惋惜还是嘲讽。黄少天惊道,“老叶,你怎么还杀了他们一个人?”

“本来只想着打晕的,看了脸发现是老仇人,就顺手杀了。”叶修似乎不想多说,他话锋一转,“这动作可真够快的,还没到12个小时呢吧?”

“八个小时。”周泽楷低声说。

“八个小时就已经搞出了这么一连串动静,看来陆垚气坏了嘛。”叶修嘲讽地笑了一声,“喻队,你收留我算是收留了个大麻烦回来啊。”

黄少天冷笑:“怕这个?你安心住着吧……”

“他们调监控查到你行踪的时间应该需要20——30小时,派人与蓝雨交涉大约12小时,集结人来G市抓人大概24小时。”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的话,“所以,你还有两天半的时候调整状态,并且决定下一站去哪儿。”

“我靠,大逃杀啊。”黄少天轻轻嘟囔了一句。

“你漏了一条。”叶修微笑道,“一旦和蓝雨交涉失败,在实践区的人来之前,你们G市的佣兵团一定会先蜂拥而至的。”

在叶修自己的补充分析下,境况愈发紧急,他的神色却没有什么慌张的意思,似乎那个四面楚歌的人并不是他。喻文州闻言,淡淡地道:“佣兵团?乌合之众而已。”

叶修摇头叹息:“蚁多咬死象啊。”

一直低头安静听着的周泽楷蓦然抬起头,郑重其事道:“叶修,有我。”

他的手仍然握着叶修的,一直未放开过。那随着体温传递过去的,除了温热,似乎还有某种信念和勇气。叶修心头波澜万千,辗转蜿蜒,最终成了一个抬手抚上周泽楷头顶的动作。

叶修伸出另一只手,摸了摸他柔软的发顶,喑哑道:“我知道。”

黄少天望着他们之间显然易见的暧昧气氛,破天荒地沉默不语。喻文州饶有兴致地看了一会儿,忽地开口问道:“周队长怎么会千里迢迢地赶来救叶修呢?”

周泽楷看了看这位并不十分熟悉的蓝雨队长一眼,到底没说出那个原因来,脸却微微红了。叶修翻了个白眼,说:“那你们怎么想到通知小周去总部救我呢?”

“这可就要问少天了。”

“喂喂喂,问题怎么甩到我身上来了!”黄少天差点从椅子上跳起来,他不满地瞪了叶修一眼,“还不是你前段时间去S市帮了轮回那么大一个忙,我想着你们毕竟也算是合作伙伴,就通知他了啊!我本来还想亲自去呢,可惜——”

“可惜”之后,他忽然住了口,脸也猛地变红了。

叶修不追究他未出口的话是什么,只是接着话茬儿笑眯眯道:“对啊,周队长人好,顾念着曾经的合作情谊,所以来救我了呀。”

喻文州仍然安静地微笑着,一副看破不说破的表情;黄少天神色奇异眼神飘忽,思维似乎从那个可惜之后扩散到了天边去。周泽楷转头看着叶修,从他清澈的瞳孔里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他微微睁大了眼睛。

叶修垂下眼睛,似乎听到哪里传来一句语调十分熟悉的、懒洋洋的嘲讽。

——自欺欺人。

评论(11)

热度(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