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28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28

“前辈!”

周泽楷猛地向前跨了两步,正好接住了叶修的身体。新鲜的血气飘入他的鼻息,让他脸上担忧的神情更重。叶修步伐踉跄,攀着周泽楷的肩膀站稳了身子。

叶修不愿意承认,可这个他不想见到的人确实在出现的第一时间就给了他极大的安全感。被意志力竭力压制的酸软无力一瞬间漫上身体,他几乎连站直都觉得困难。

身后的警卫已经追了上来,连天的子弹中夹杂着各种银武攻势的光芒,看起来避无可避。周泽楷一手揽着叶修的腰向后退去,另一手则拔出荒火,没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枪王的称号绝非浪得虚名,他开枪的速度极快,准度却也极高,手腕的细微抖动间,子弹沿着不同的轨迹飞射,却没有一颗打空。与叶修不同的是,周泽楷动手不中要害,尚留了三分余地,毕竟他是轮回的队长,还属于联盟的人。

枪口喷吐的火舌在黑暗里格外刺眼,可毕竟寡不敌众,越来越多的警卫夹杂着实践区的人攻了上来,若持续消耗下去,连周泽楷也不一定能全身而退。叶修咬了咬牙,积攒出一点力气,挣开了周泽楷的手。他撑开千机伞,听着密密麻麻的子弹打在伞面上的声响,目光在溅起的火星上扫过一眼,然后落在周泽楷俊美的侧脸上。

“前辈没事吧?”

枪王担心地问了句,话里的情感几乎不加掩饰。

叶修摇了摇头,没有开口。事实上,那颗打进他肩头的子弹正卡在骨头的缝隙,在每一下动作时磨得剧痛,细微的颤栗在大幅的动作间被暂时忽略。荒火的枪管渐渐滚烫,周泽楷抿了抿嘴唇,正准备换上碎霜,叶修却反手抓了他的手腕,拉着他闪进一条曲折的小巷。

“别换。”

叶修说了一句,拉着周泽楷一路狂奔。他熟悉总部的地形,正如熟悉嘉世。身后子弹的声音渐渐消弭,叶修知道这是因为这条小巷拐出去就是居民区,联盟的人终究还是不敢把追杀做得明目张胆。周泽楷的两柄手枪,荒火和碎霜,荒火与其他战队的神枪手的武器十分类似,都是火属性,碎霜却极为特殊。用荒火尚能掩饰几分身份,碎霜就成了明晃晃的暴露。

终于听不到子弹与剑光的追击声,叶修放下心来,紧接着身体的酸软无力和生理的欲望一并涌了上来。他低低地喘息了两声,腿下一软。周泽楷忙扶住了他,反手将荒火插进腰间的枪套,惶急问道:“前辈怎么了?”

怎么了?难道不是你标记我才引发的这一系列后续反应吗?被追杀的紧张感过去后,心头复杂的情感又涌了上来,叶修冷冰冰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却不成想在生理性的泪水和暖黄灯光的修饰下他的眼神变得十分软弱。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伸出一只手去扶住叶修的肩膀,郑重地道歉:“对不起。”

他话语里的感情再也不必小心翼翼地掩饰,因此连只言片语的歉意也显得分外动人。他从S市千里迢迢赶来总部,只与叶修打了个照面就进行了一场战斗和逃亡。从接到黄少天电话的那一刻起对叶修的满心担忧就盈在胸口,而此刻暂时安全下来,他总算有机会好好看看这个喜欢到不敢伸出手的人。

叶修微微仰着头看他,周泽楷忽然发现他比上次分别后又瘦了不少,其实统共也没几天,而其中的缘由他没怎么思考就能想通。

年轻的枪王一贯挺直的背脊微微躬了下来,他垂下眼睛歉疚地看着叶修,竟有些不敢说话。叶修望着眼前这人英俊得过分的脸和与他不大相符的可怜表情,不知怎么的觉得心烦意乱,又不忍起来。他偏过脸去,下意识地抓紧了手里的匕首,然而微一用力就牵动了伤口。这下他总算想起来,还有颗子弹嵌在自己身体里。

紧绷的精神一旦放松下来,被刻意忽略的痛感就卷土重来。敏感的身体放大触感,叶修忍不住闷哼一声,周泽楷扶住他踉跄的身体,有几分惊慌地问道:“怎么了!”

叶修咬着嘴唇低声道:“有颗子弹……得取出来。”

他借着周泽楷搀扶的力量勉强站直了身体,然后把手里的匕首递到周泽楷手里。

“不用消毒。”

叶修说道。

周泽楷望了望手里的匕首,嗅到了着叶修身上混合着冬天冰冷气息的血腥味,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

他睁大了眼睛看着叶修,下意识地想要拒绝,可叶修已经低下头去,一声不吭地拉开了羽绒服拉链,脱下一肩外套,露出被血染红一片的毛衣。

“卡在骨头边上,我一个人弄估计不是很方便。”叶修皱着眉说道,语气冷静得仿佛受伤的并不是自己。

他的情绪已经从初见周泽楷的惊喜与厌憎中抽离出来,变得十分冷静,想了想,又一把扯下了毛衣领子。低温让血液迅速地干涸,周泽楷握着匕首靠近叶修的伤口,刀刃反射的寒光照进他眼里,杀伐果断的枪王竟然一时不敢下手。

叶修望着他纠结又心疼的表情,竟然起了几分玩笑的想法。

“小周,你再不动手,我可要冻死了。”

这话语中的轻松与熟稔像极了标记事件,甚至表白事件发生前的样子,话一出口两个人都是一怔。周泽楷不再犹豫,匕首往前一推,在刺进叶修伤口的那一瞬间吐出轻轻的一声:“前辈忍忍。”

关于伤口的处理是他们初入联盟时必学的技能,即使心疼,周泽楷的手还是极稳,沿着创口划出一个十字,匕首尖准确地找到了子弹的位置。

动作轻轻一顿,周泽楷抬起头,正好与叶修四目相对。

“在……骨头。”

“嗯,骨头缝隙里。”叶修不甚在意地说,“弄出来就是了。”

他这副神情简直让周泽楷心疼到不行,可心里又清晰地知道除了把子弹弄出来没有别的办法。于是他小心翼翼地擦着子弹边探进去一个匕首尖,然后用力往出一挑。

清脆的一声,是金属弹壳落地的声响。即使有冰冷的温度削弱,剧烈的疼痛还是让叶修闷哼了一声,无法抑制地后退一步,背靠着墙壁发出低低的喘息。

他早就学会了忍耐。忍耐发情期,忍耐疼痛,忍耐性别带来的种种不公,多年来层层堆积的忍受力铸成坚韧的外壳,让他得以完美地自我保护。可周泽楷无声地把外壳撬开一条裂缝,然后硬挤了进来。

他在他面前,总是情不自禁地暴露软弱。

枪王随手收起匕首,从口袋里摸出一张止血符和一张疗伤符,一并贴在叶修肩头,然后望着渐渐止住了血的伤口,小心地帮叶修拉上了毛衣和外套。

失血让叶修的嘴唇微微苍白。他扫了一眼周泽楷不掩担忧的神色,努力牵动唇角扯出一个微笑。

周泽楷专注地看着他,叶修说:“开车来的?”

“……嗯。”

“那行了,走吧。”叶修向他扬了扬下巴,呼吸还是有些微的急促,“这里安全不了太久,等下总部的人就要过来了。”

疗伤符起了作用,痛感渐渐减轻,叶修总算有了点力气,于是拍拍周泽楷肩膀示意他带路。枪王一时愣怔,大概是没想到叶修还能与自己有这样自然又亲昵的接触,站在原地愣了几秒,直到叶修走了两步重新回过头看他:“带路吧,我不知道你的车在哪。”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叶修靠在椅背上,望着周泽楷发动了车子。周泽楷打开车顶灯,借着灯光打量叶修的脸,却也不敢太过光明正大,只得半遮半掩。

叶修的脸绝不属于鲜明的Omega类型,细看之下倒有几分清秀,可惜也被他一贯漫不经心的懒散表情破坏了。可大概是情人眼里出西施的缘故,周泽楷就是觉得越看越好看。加之未见的这几日,满心的思念担忧与希冀,团团混成繁杂的情感,如潮水般一并涌了上来,让周泽楷的眼神越来越放肆,灼热到叶修难以忽视的地步。

他垂下眼睫,逃避似的伸手敲了敲车窗:“开车吧。” 

周泽楷忙不迭地收回了目光,车子顺着湿漉漉的冰冷地面一路向前开去。

离总部大楼越来越远,叶修投注在车窗外的眼神总算收了回来,在周泽楷俊美的侧脸上滑过去,他侧了侧头问道:“有烟吗?”

周泽楷沉默了片刻,还是说道:“前辈受了伤,还是别……”

叶修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不再说话。车内的温度渐渐升高,氤氲的淡淡血腥味再度勾起了叶修极不稳定的发情期,四散的信息素味道让他的狼狈一目了然。叶修无声地咬紧了嘴唇,下一秒就听到周泽楷开口问道:“前辈,我们去哪?”

这是个好问题。他出逃的事情想必嘉世已经清楚,H市是回不去了,至于S市也并不方便——他不想拖累周泽楷。

“去G市吧。”叶修轻轻吐出一口气,调整了坐姿让自己靠着椅背的动作更加舒服,“我在黄少天那里待几天,小周你送完我就快点回去吧,我不想……”

他话还没说完,汽车猛然一个急停,叶修身体猛然前倾,额头磕在周泽楷垫着的手背上。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枪王那张过分英俊的脸猛然凑近了他,紧接着是嘴唇上感受到的一点温软触感。

叶修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这是一个吻。

周泽楷离开了他的嘴唇,望着近在咫尺的枪王的脸,叶修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神情面对他。

他本该生气的,就像之前在S市的那样。可几日的分别加上这奔波千里的折腾,让他的心里产生了一点格外柔软的情绪。

——在面对周泽楷的时候。

叶修难得地沉默下来,周泽楷盯着他的眼睛,语调中带了几分少有的伤心。

“前辈为什么不相信我?”枪王低声说,“我不会离开的,这一次回到前辈身边,我就没想过会走。”

叶修愣怔地望着他严肃得仿佛起誓般的神情,好半天才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周泽楷觉得自己信任黄少天更胜于信任他,他有心解释两句,却不知为何,最终还是没有开口。

叶修最终选择了转移话题:“你不回去的话,就打算跟着我一路逃下去?轮回那边怎么办?”

周泽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郑重其事道:“您和轮回一样重要。”

“可现在,您比轮回更需要我。”

评论(10)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