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此去不奢望再回头。

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去机场接他。
很紧张,化了全妆,找朋友借的高光,戴了好久不戴的choker,喷了香水,用精油梳好了头发,穿了占星猫,还有最显瘦的黑色打底袜。
我在接机口一直很紧张地等待着,直到他说飞机已经落地了,我开始慌乱地四处张望。过了会儿他又说,还没出来,叫我不要着急。
于是我稍稍镇定下来,又理了理头发。下一秒手机响了,我接起电话,他问我在哪。
我说我在接机口啊。
他说他也在。
于是我紧张到手脚僵硬,腿都在发抖。他跟我说,你转过身。
我慢慢转过去,看到十几米之外有个男孩子朝我用力地挥挥手,笑容灿烂又好看。那一瞬间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骤然剧烈起来,宛如擂鼓。
于是我向他小跑过去。
后来他跟我说,我穿着占星猫,在机场向他奔跑过去的画面在他脑海里像是一幅画,可以记一辈子。
谁又不是呢。我永远记得我跑到他面前,他笑着伸出手摸摸我的头发,说,哇真的是绿色,好看!
他说,原来你真的这么高,跟我差不多高啊。
然后他搂着我的肩膀,往地铁站的方向走过去,我紧张得肢体僵硬,结结巴巴地说着漫无边际的话,还把手上提着的草莓果茶递给他喝。
路上朋友怕我太紧张打过一次电话,很快就挂了,到地铁上又打了一次。我还是不流畅地跟她说着话,突然他把手机拿过去,笑着说,喂,好不容易见面了,别打扰我们二人世界啊。
我们坐在地铁上,看着窗外飞速闪过的郊区风景,紧紧地牵着手,没一会儿两个人手心都是汗。我偏过头看着他,他说,我就是这种爱出汗的体质。
我小声说,我不是,我就是紧张。
他笑着揉揉我的头发,说,干嘛紧张啊,我又不会拐卖了你。
到了新街口,我带他下地铁去吃东西。去了巷子里一家串串店。现在想来真的太傻了,第一次见面明明要注意形象的,我却直接在他面前撸串啃兔头。
可他也只是夸我可爱。
那天晚上,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灯光盏盏亮起,装点夜色。店里的灯光暖黄,我和他坐在靠窗的位置,望着夜色,身临灯光。桌子不大,我们两个人膝盖碰着膝盖。
之后他每次来找我,我们一定都会去一趟那家店,坐在那个位置,吃几乎相同的东西。
他说,他好喜欢第一次的那种气氛。
我也喜欢。
那天晚上一起回酒店放东西,我背着书包有点紧张地站在房间里,他坐在床边,向我摊开了双臂。
他说,来抱抱吧,之前都说好了见面的时候要拥抱的,可我看你太紧张就没有贸然动作。
我扑进他的怀抱里,下一秒他就紧紧地抱住我,把头埋在我肩膀,低低地说,别动,让我抱一会儿,我真的太想你了。
我迟疑着伸出手去回抱着他。其实他来的前一天,他刚拉黑我全部联系方式,决绝地想要分手。这样想着,我又难过起来,眼泪也砸在他肩膀上。
他紧张地抬起头看着我,我骂他坏蛋,还想着和我分手。他很慌乱地亲着我的脸颊说,没有没有,我再也不会了。
他说,其实说完分手之后,我立刻就后悔了,才把你所有联系方式都拉黑,然后一整晚没有好好睡,总是睡十分钟就醒过来,好像听到了你在哭。
我说你以前说过不会丢下我的,骗子,我也不要你了。
他说,好,那你也抛弃我一次,好不好?
说着他就放开了手,任由我背上书包往门口走,穿过短短的走廊,手马上就要搭上门把手,他从身后抱住我,抱着我靠在墙上。
他低声说,你走了好久了,我也来挽回你了。
我气哼哼地说,因为我走得很慢,我根本不舍得离开你,哪像你那么舍得。
他忽然不说话了,脸埋在我肩头,我渐渐感受到了湿意。
他小声地哽咽着说,我哪里舍得。
我的心在那个瞬间就立刻原谅了这件事。
重新回到床边,他在灯光下看着我说,我想亲亲你。
我说好。
于是就是很轻很轻的一个吻,只是嘴唇相碰,我的心却纷乱地跳动起来。
又过了一会儿,轻吻渐渐加深。我紧张到不行,睁大眼睛望着他,他亲了会儿,把舌头退出去,有点害羞地说,你干嘛睁眼。
我说我紧张,他说,紧张就闭上眼睛。
于是重新开始接吻,我渐渐地觉得呼吸不顺畅,他又停下来,教我学着换气。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停了下来。我喘着气拿过手机,朋友在小群里疯狂弹消息,问我是不是出事了怎么不回复。
他凑过头来看了一眼,轻声说,你告诉他们,在练习接吻。
他的声音低低的,格外好听。
我红着脸敲字。
在……练习接吻。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