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5月19号晚上,我在商城买了两个烟花,又在成都街头找了个花萝,请她开了宠物,让我买了个真橙。
真橙不好看,我只是喜欢它的喊话。
第二天早上就收到了他送的520礼物,一箱我偶尔提过一次想喝的白葡萄酒。
那天晚上我们选来选去,选炸烟花的地方,中途还耽误了很久的时间,最后去了太原的杏花村。
我给他炸了烟花,他也炸给了我,截了图,最后一人留了一个,他说,留着以后七夕或者别的节日再炸吧。
我说,好啊好啊。
可谁想到再也没有以后了呢。
昨晚我上线,把包里剩的那个烟花和之前准备的皇竹草寄给了他,写了一封信。
我说,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把这个烟花炸给我。
我说,不若我们从头来过。
其实我也知道希望渺茫,可难受得要死要活之下,总想做点什么事情。
我看了看我的好友列表分组,最下面的那个分组是他的单独分组,叫做我的狗。
之前我在他那里也有单独分组,是之前我给他推荐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爱你就像爱生命》,王小波每次写信的开头都是“你好哇,李银河”。
所以他给我的单独分组是“你好哇,”加上我的名字。
现在应该已经没有了。
我觉得很疼,这两天晚上一直抱着膝盖坐在床上,睁着眼睛看着天一点一点亮起来。
哭了整整三天,没有什么缓解。
除了渐渐适应心脏的疼痛之外。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