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27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27

论嘴炮他们确实比不过老油条似的叶修,况且他说出的又是毋庸置疑的事实,在场的Alpha大都或多或少地感受到了一丝羞辱和不自在。叶修勾起唇角笑了笑,冷眼看着面前这群Alpha不自在地扭动了下身体,端起茶杯掩饰神情。

陆垚紧盯着叶修的眼睛,慢腾腾地开了口:“是我的失误,这么多年都没能察觉你的性别。我的失职容后再说。不过既然现在发现了,总归是要处理的。”

“你的确很厉害,强过在场的绝大部分Alpha,可惜性别带来的天生特征是无法改变的。”他盯着叶修,恶意地笑了一声,“你刚被标记过不久吧?想必你自己也很清楚,刚被标记过的Omega在一段时间内都是很虚弱的。在场的任何一个人,都可以轻而易举地制服你。”

“叶秋,顶替了不属于你的性别和身份这么久,也该付出代价了。总部的监禁室在哪儿你很清楚,就不用我找人送你了吧?还有你手上那把奇特的自制银武,留下来吧。”

叶修耸耸肩,慢慢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把手里的千机伞放在桌上,环顾了一圈。除了角落里的林学路,在场的所有人望着他的脸上都呈现出一种明晃晃的轻蔑,Alpha在性别上对于Omega的藐视在此刻展露无疑。

他的手从千机伞上拿开,下一秒立刻就有两个警卫上前来,在他浑身上下的口袋里摸了一遍。叶修由着他们搜走手机和钱包,无所谓地偏着脑袋,却在烟盒和打火机被摸走的那一刻抓住了警卫的手,笑道:“喂,烟好歹给我留下吧。”

叶修的烟瘾全联盟皆知,陆垚望着警卫问询的目光默许了,于是叶修握着烟盒连手一起揣进口袋里,慢悠悠地走出了会议室的大门。

“他这是真的认命了?”一位分部长疑惑道。

陆垚望着叶修的背影,冷笑道:“不认命还能怎么办?一个Omega而已,想翻天不成?”

 

叶修坐在监禁室里,透过窗户看着夜空中微弱的月光。总部的监禁室没有守卫,只是大门上了两重锁,想来也不需要什么守卫。叶修靠着墙边,月光与灯光一同涂抹在他苍白的脸上,终于还是显出几分疲惫来。

事情的进展这样曲折,是他万万没有料到的,在几乎毫无准备的情况下作为阶下囚被带到总部,完全可以预料到接下来的下场是什么。叶修回想着一路走来时那些Alpha和Beta看着自己的眼神,轻蔑中不加掩饰的怜悯,那是上位者对下的同情。

叶修勾着唇角露出一抹嘲弄的笑,在他思维难得漫无目的游荡时,有位预料中的客人终于来了。

听着门锁打开的声音,叶修抬起了头。林学路正神情复杂地看着他,几番纠结下仍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叶修挑了挑眉:“来探监啊?”

“……”林学路看着他的表情,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境况下他仍然是这样平淡的神情。他下意识捏紧了手里的钥匙,“叶秋,你为什么要跟着过来?”

他不信,凭叶修的实力,一个宋岫能拿他怎么样。

“还不是宋岫那人太奸诈,在我没防备的时候带了一队人堵我,硬拼肯定拼不过,只有来了。”

林学路咽了咽口水,犹豫再三还是问出了口:“你……真的是个……Omega啊?”

“对。”

叶修答应得十分轻快,神情看不出什么异样。话已出口却暗中懊恼自己问错的林学路稍微放下了心,转而问起了别的。

“那周泽楷……”

“和他没关系。”这次叶修还没等他问完就打断了他,他在月光下抬起头,定定地望着林学路,“那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着实对他没什么兴趣——轮回的队长,也看不上我啊。”

林学路于是不说话了,虽然他分明看到了叶修和周泽楷之间有什么隐情,却也明白这话不必说出来。神思转至叶修接下来的下场,他不免有些难过:“叶秋,我不知道这次你还逃不逃得过……”

若是逃不过去,这大概就是他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叶修却没什么悲伤的样子,只是点了根烟,吸了两口,在袅袅白雾升腾至两人眼前时,才开口说了句话。

他说:“逃不过又怎么样,左右不过提前等着你们罢了。”

于是林学路也不再说话,他不想叶修竟然把生死看得这样淡然。心头的酸涩在烟雾飘散间渐渐磨灭,两人对坐无言,静静地等着叶修抽完了一支烟。林学路站起身,轻声道:“那我走了。”

叶修挥了挥手:“再见。”

却不知还能不能再见。

 

林学路走后,叶修靠着墙神游了一会儿,尔后回过神,一支接一支地点着剩下的烟。监禁室面积狭小,一会儿的功夫就满屋烟雾缭绕,模糊了视线。叶修指尖触到了烟盒里的最后一支烟,轻轻地抿起了嘴唇。

香烟被握在手心,小心翼翼地一层层剥开。烟丝散落,露出卷成烟卷的一张小小符纸,复杂的艳红色纹路被遮掩在还未散去的烟雾里,叶修快速地站起身,走到门边。

他回身,望向窗外的月光,轻声道:“待会儿见。”

灰白的烟雾里亮起了一团小小的火光,颜色鲜红,空气温度快速攀升,那团火光靠近门锁,燃烧间发出轻微的爆裂声。过高的温度很快将门锁融掉,铁水滴落,砸在地面发出滋滋的声响。

火球连着融掉了两个门锁,最终在空气中渐渐消无。叶修推开门,无声地走了出去,走廊一片漆黑。监禁室位于总部大楼的第七层,接近顶层的位置,深夜根本没有人来。叶修小心翼翼地贴着墙根走,拐过两个拐角后停了下来。

一扇暗色的大门出现在他眼前,门板上落了厚厚的一层灰,显然是许久没有人来。叶修默默地看了几秒,伸出手去掸落了门把手上的一小块积灰。

在那里,一个小小的门锁显露出来。叶修把左手食指贴了上去,一声沉闷的轻响,门打开了。

他走了进去,难得严肃的表情在黑夜里看着有几分庄重。房内陈设十分简单,叶修轻车熟路地走到床边,打开了床头柜,从深处的夹层里摸出一个盒子。

他打开盒子,里面躺着一块银灰色的石头和一把纹路奇特的匕首。叶修望着石头,眼眶蔓延开淡淡的红色,几不可闻的哽咽声在夜色里消弭。窗外乌云蔽月,只有微弱的星光,他却借着这点光亮扭过头,凝神细看着桌上摆着的相框。

那上面,面容清秀的少年一手握着千机伞,另一只手搭在叶修肩头,笑得阳光灿烂。

叶修看了一会儿,把相框装进盒子里,重新放进了柜子深处。

 

石头被叶修贴身放好,匕首则握在手上。他轻轻关上门,然后沿着走廊飞速小跑。他的脚步放得很轻,因而落地几乎无声。叶修下了几层楼,终于看到了一点灯光,整栋总部大楼都沉睡在黑暗里,只有巡逻的警卫的脚步声清晰地响在夜色里。叶修神情肃冷,借着拐角和摆设的遮掩躲过了好几波警卫。

他知道千机伞在哪里,四楼尽头的研究所。这样想着,他脚步不停地到了研究所的门口。

门没锁,里面一定有人。叶修想着,握紧了手里的匕首,推开了门。

“这银武的结构实在复杂,我短期内估计是看不出什么端倪……”一位研究人员听到了开门声,一边说着一边转过了身,他本以为是同事,出现在眼前的却是那个本该好好待在七楼的阶下囚。研究人员愣了愣,惊怒道,“叶秋?!来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叶修的身影已经在空气里快速闪过,速度之快甚至发出隐隐的摩擦空气的声响。他也没机会再说话了,匕首的利刃割破了他的喉管。

研究人员无声地倒了下去,他生前那句惊叫却因为在寂静的夜里格外响亮,因而引来了巡逻的警卫。

叶修抓起桌面上银白的千机伞,将匕首反手插进口袋。下一秒,持枪的警卫破门而入,密集的子弹尽数打在撑开的伞面上。

叶修脚步不停,将千机伞当作盾牌,握紧了伞柄向后退了两步。通风窗就在左侧,他微微屈膝,然后用力向左跃起,撞破玻璃跌落下去。

碎玻璃划破了他的脸颊和手背,他却像完全感受不到疼痛似的。重力使他飞速跌落,千机伞的变形快速完成,终于在他落地之前,来得及向地面轰出一连串火光,减缓了落地的力量。

叶修就地向外滚去,一连串子弹贴着他的身体射过来,在地面溅起朵朵火光。有颗流弹从他的肩骨打进去,剧烈的疼痛袭来,叶修动作微微一滞,更多的子弹如雨滴般落了下来,连带着某些银武的寒凛剑光。

他咬着牙,勉强撑起了千机伞,脚步踉跄地往外跑过去。守着大门的两个警卫循声赶来,在他们举枪之前,叶修将匕首当作飞刃打落了武器,然后身体用力撞了上去。他躬身,捞起斜插在地面上的匕首,头也不回地向外跑去。

千机伞还挡着身后的子弹,身前的几步之外却突然闪出一道人影。叶修咬着牙,忍着剧痛试图握紧匕首,低声咆哮:“滚开!”

疼痛快速消磨力气,他几乎没了一击必中的信心。那道身影却迎了上来,月亮从乌云后探出头,叶修在骤亮的光里看清了这人的脸。

他忽然觉得全身的力气被抽空了大半,唇齿间磨出那个在舌尖滚动的名字,声音细不可闻。

“周泽楷……”


评论(24)

热度(1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