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26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26

周泽楷做了一个梦。

他进入联盟的第二年,一如既往的年底小聚,他跟战队的队长们打了一圈儿招呼之后,目光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嘉世空着的正队席上。副队长冲着这位年轻却已崭露头角的枪王尴尬地笑了笑:“周队长,我们队长他……”

周泽楷点点头,没有说话,只是静默地走开了。他寻了个空当,从人群里走了出去,再一次走入了会场后台。

叶修果然靠在窗边抽烟,月光像水一样滑过他的脸庞,烟灰在窗台上磕落,他像是察觉到什么似的抬起头来。

周泽楷紧张地屏住了呼吸。

叶修却没有露出他记忆里那副一如既往的懒洋洋笑容,而是在一瞬间表情就冰冷了起来,周泽楷于是无比清晰地意识到,这是梦。

“周队长。”

梦里的叶修慢慢地吐出了这个生疏的称呼,借着月光,周泽楷能看到他后颈还有被标记后未愈合的创口痕迹,于是眼睫剧烈地颤抖了两下。叶修掐灭了烟头,挺直了背向他走了过来,被标记后的Omega信息素随着夜风卷入鼻息,仿佛夜来香淡淡的香气。叶修微微扬起下巴看着他,冷笑了一声:“周队长,你怎么还能出现在我面前?”

梦境映照现实,难道现实里的叶修是真的这样对他充满怨怼吗?周泽楷默默地看了他半晌,轻轻摇了摇头,忽然开口叫道:“前辈。”

叶修愣住了。

仿佛因为知道身处梦境,有些之前始终无法宣之于口的话语也变得敢于出口起来。周泽楷往前走了一小步,贴近了叶修的身体,他说:“前辈真的这样讨厌我吗?”

“我大概能猜到前辈是怎么想的,无非是身份起点不同,人生的容错率更低,前辈不会允许自己出现任何意外。”

“可喜欢就是意外吗?我却不这么觉得。”

在叶修惊异的目光中,周泽楷的眼神变得认真又严肃,他靠近了他的耳畔,很慢很慢地低声说着:“我不会成为前辈的拖累——如果您想的话,我可以是您的盔甲,也可以是您的武器。”

 

叶修从梦境里惊醒过来,周泽楷低沉严肃的承诺仿佛还历历在耳,他有些疑惑于在这样的情境下怎么会做这种梦,目光却在接触到宋岫的眼神时变得犀利起来。

宋岫摇了摇头,似乎在叹息:“叶秋,在联盟这么多年,我真是少有见到你这样的眼神。”

“怕了吗?怕了我就收起来。”叶修无所谓地耸耸肩,又变回了那副慵懒没精神的模样。

此时他们正在由H市返回联盟总部的途中。宋岫带来的人一开始想把叶修铐起来,却在面对斗神仿佛利刃出鞘般的目光时缩了回去。宋岫也没强行限制他的行动,反而十分坦然地在叶修身边坐下了。

“被强行标记的感觉很不好受吧?”他温和地问。

叶修斜睨了他一眼。

“真是的。”宋岫摇了摇头,仿佛有几分替叶修不满,“强行标记发情期的Omega,还是嘉世的前队长,周泽楷怎么能做这种事?”

叶修默了一默,宋岫果然擅长揣测人心,知道往哪里捅刀子最痛。他面上神色无异,只是皱着眉露出了微微诧异的表情:“周泽楷?这和他有什么关系?”

宋岫意外地看了他一眼,上下打量了叶修几眼,露出一副了然于心的表情:“这样啊,想不到你对那位周队长倒是情根深种——被标记了就对Alpha忠心耿耿,果然是O的特色。”

“唰”地一声,是千机伞变为长剑的声响,宋岫抬手阻止了其他人想要过来制服叶修的动作,对横在自己颈间那柄寒光凛凛的长剑视而不见,只是抬头对上叶修的眼睛。

叶修一字一顿地说:“不过是找个A寻欢作乐不小心玩出格了,怎么就成了周泽楷的锅?”

“兔子不吃窝边草,我可不会对你们联盟的后辈下手。”

宋岫笃定的心思渐渐变得不确定起来。他仔细观察叶修的神情,却也不敢肯定他说的是真是假。被打开一条缝的车窗卷进一道凛冽的风,混着细小的雪粒,叶修细微地颤抖了一下,不动声色地收回了剑。

“又是无规律发情期?你这后遗症时间可有点长啊。”

叶修靠在车座上,对宋岫的嘲弄置若罔闻。他知道联盟想要首先拿轮回开刀,宋岫话里话外的意思也是要给周泽楷安个强暴Omega的罪名把他强行拖下水,在那句尖锐的“情根深种”刺着心脏的同时,他却分明感受到了心底深处那悄悄探出头来的,清醒又荒唐的念头。

——不舍得。

他不舍得牵连周泽楷。

叶修靠着椅背,微微蜷缩起身体,生理反应渐渐让他的意识变得模糊,视线亦变得不甚清晰。缱绻馥郁的信息素甜香无声地弥漫在车内,宋岫和其他人的眼神都渐渐变得奇异起来。

“呵……斗神。”

不知道是谁吐出了这带着强烈冷嘲意味的一句。

叶修的耳朵捕捉到了这一句,他一言不发地垂下眼睑,迷蒙的神思里渐渐清晰起来的却是方才那个梦。年轻的枪王站在他面前,因为迎着月光而变得越发俊俏的脸上是极为严肃的神情。周泽楷十分坚定地说着:“我可以是您的盔甲,也可以是您的武器。”

他的目光落在因为无力握住而坠落在地上的千机伞上,嘴唇轻轻开合,无声地吐出了几个字。

“我的……武器。”

 

看到来电显示上黄少天的名字时周泽楷不是不意外的,他虽然存了这些战队正副队长的号码,这些年来却一次都没联系过,何况黄少天这位联盟著名的话唠,明显就不是一路人。

虽然心里飘过乱七八糟的念头,周泽楷还是把电话接了起来,手机贴着耳边,他听到里面传来一声微微急促的确认声:“周泽楷?”

“……是。”

对方却没有以往那样谈天说地东拉西扯的兴致,只是继续快速地说着:“确认是你就好,终于联系上了——”

周泽楷疑惑地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叶秋被总部的人带走了。”

枪王的眼神一瞬间锋利如刃,电话那头却传来了奇怪的声响,叮哐的声音之后,紧接着是一声惊怒的“还给我!”,然后电话就挂断了。

周泽楷无心去管黄少天的情况。他重重地握着手机,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步履急促地向外走去。风衣的衣摆在空气里划过凌厉的弧度,像极了枪王此刻肃冷的神情。

他开门,正撞上从走廊路过的江波涛。江波涛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下意识地问了句:“队长,你这是要去哪儿?”

周泽楷步履不停,头也不回地丢下两个字:“救人。”

 

仿佛是怕叶修恢复,车一路开得飞快,第二天傍晚就到了联盟总部。总部位于F市,与蓝雨所处的G市距离不远。F市是没有下雪的,只有湿冷的海风带着咸腥的味道拂过鼻息间,叶修站定了脚步,转头向着G市所在的东南方看了一眼。

他转过脸,看到了微暗的天色下,站在他面前冷笑的徐岑。

“好久不见。”

叶修微笑着率先向他挥了挥手。

“敢以Omega的身份冒充Alpha混进联盟这么多年,叶秋,你真是好大的胆子。”徐岑冷冷地说。

“是啊,我也很意外。”叶修摇摇头,似乎很可惜的样子,“你们这群Alpha让我混了这么多年,混得还比你们都好,真是谦虚呀。”

徐岑知道自己打嘴仗比不过他,只是冷笑了两声没有回话。宋岫下了车,走到叶修身边,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走吧,进去。”

面前这栋巨大的建筑像是只吃人不吐骨头的猛兽,叶修望了一眼灯火通明的窗口,耸了耸肩,十分坦然地走了进去。

徐岑落在后面,望着他不知何时挺直了的后背,低声道:“你死定了。”

 

在之前的十年里,叶修曾经很多次见过联盟总部的会长陆垚——都是以嘉世队长的身份来接受嘉奖,像这样被当作阶下囚带来总部,还是头一回。

陆垚正和总部的一众分部长在小会议厅等着他,宋岫带着叶修走了进去,向陆垚说了两声就退了出去,他本来就是退役的人,这次的额外任务已经完成,联盟总部的事情就不必再参与进去。

面前几十双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带着层层叠叠不同的情绪,更多的却都像是在打量一件物品,或者一个地位地下的奴仆。叶修清晰地感知到一切,却仿佛视而不见般,十分坦然地找了把椅子坐了下来。

陆垚盯着他看了片刻,忽然轻笑起来:“你倒是镇定。”

“那没法,来都来了,不冷静一下怎么能行。”叶修摊了摊手,甚至用千机伞尖勾了茶壶过来,给自己倒了杯水,“其实我挺紧张的,这不,喝杯水压压惊。”

陆垚盯着他似乎漫不经心的眼睛,问道:“你知道冒充Alpha进入联盟的下场吗?”

“不知道,联盟好像也没这先例吧?”

叶修喝着水,很是无所谓地说道。陆垚被他这副模样弄得心头火起,冷道:“那你倒是来说说,我该怎么处理你?”

“身为Omega却也一心想为联盟做出贡献,为此不惜牺牲自我,改头换面伪装Alpha进入联盟,并为战队立下汗马功劳。”叶修坦荡地说,“我一点都不贪心,你想怎么奖励我都行。”

对陆垚和分部长们来说,这话实在是颠倒黑白到了极致。陆垚简直要被气笑了,他忍不住站起身,遥遥望着叶修的神情,冷道:“搞清楚你的性别!叶秋,你不过是个卑微的Omega,有什么资格享受Alpha才能享受的殊荣?”

叶修的眼神也冷了下来,他放下根本没喝两口的杯子,抬头看着陆垚的神情,嘲弄道:“是啊,你们一联盟的Alpha,这么多年,倒是让我这个O一直享受着最高殊荣,这算怎么回事?”


评论(14)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