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 chapter 25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25

安静躺在好友列表里的周泽楷并没有发来任何消息,叶修盯着他的名字和头像看了许久,试图想象他现在究竟在做什么,可惜一无所获。

窗外的雪纷纷扬扬地落了一夜,到天亮时已经积累了厚厚的一层,叶修昏昏沉沉地睡了半夜,中途又不免数次从短暂的发情期中清醒过来。到天际微微泛白时,他干脆抱着被子坐了起来,望着窗外凝神思考。

目光所及之处,尽是落白的夜色,他觉得自己的思维空空荡荡,仿佛要思考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有想。夜风倏然吹过,抖落了枝头的一簇积雪。

与此同时手机漆黑的屏幕亮了起来:“老叶!”

又是黄少天。

叶修笑了笑,终于回了他的消息:“有事吗?”

消息却再也没有得到回应,叶修也不在意,丢了手机就下床洗漱。

自打千机伞的进化暂告一段落后,他的生活颇有点无所事事的味道。S市的事端平息后,连周围的H市也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宁静之中,没有任何鬼怪出没,于是退役的叶修再一次光荣失业了。

他穿好外套,想了想还是没拿千机伞,出门溜达了两圈。外面厚厚的积雪化了几天,已经被过往的行人踩得七零八落,零星的雪水溅上裤子,叶修无奈地耸了耸肩,转头准备回去。

从小巷拐回酒吧后院,阳光遍洒,他走得有些慢,一如既往地弓腰驼背,看起来无精打采。凛冽的风刮过耳梢,叶修微一眯眼,忽地停住了脚步。

从拐角的阴影里走出一个人,望着他十分优雅地笑了笑。

“果真是斗神,这么快就被发现了。”

“宋岫。”叶修慢慢吐出这个抵在舌尖的名字,盯着他带着笑意的眼睛看了半晌,突然偏着脑袋笑了,“你居然还在联盟?真是我意料之外的事。”

宋岫向前走了两步,离叶修又近了些。他说:“本来是不在了,这不是为了你,又把我叫过来了吗?”

“那我可真是好大的荣幸。”叶修向他点一点头,不甚在意地说,“既然来了,和我进去喝两杯?”

他们彼此都不是爱喝酒的人,也清楚这只是一句客套,宋岫却欣然点了点头,应声道:“好啊。”

叶修向前两步,与他几句一肩之隔,宋岫忽然微微偏转了身子,似乎要去抓叶修的手。叶修侧身避开,随手抓起一旁围墙上的树枝,而对方已经欺近了他的身体,夹在指间的,是一副带有锋利尖刺的拳套。

“就知道你来者不善。”

虽然没有武器,叶修看起来却并不惊慌,他拎着树枝站在阳光下的雪地里,却好像握着千机伞站在战场上一样,一瞬间锋芒毕露。拳套尖刺锋锐的寒光刮过他的眼睛,树枝的尖梢猛地上挑,挡住了这重重的一击。

叶修表面看起来依旧轻松安然无恙,暗里却不动声色地活动了下酸软的胳膊。被标记带来的副作用这些天仍未褪去,即使只是普通的格挡,对他来说消耗的力气也并不小。宋岫从前是联盟举足轻重的人物,在战斗方面却并不算顶尖,只是尤其擅长收集情报,和预判战斗。

宋岫在联盟待的时间比叶修还长,在叶修被逼退役的前一周,他宣布退役——当然这所谓的宣布也只是各个战队的队长知道,至于队内的成员,他们不一定知道宋岫是谁。

树枝迅捷地划破空气,朝着宋岫的肩头而去。对方抬起拳套抵挡了这一下,接着微笑出声:“我开始好奇了。叶秋,你不会真的是因为实力退步才从嘉世退役的吧?你这战斗的力度可丝毫没有当初那个斗神的风范……不对啊,前些日子你不是还去了S市帮了轮回的忙,是出什么意外了吗?”

叶修像是很无奈地叹了口气:“我已经退役了,去轮回也只是想赚点外快维持生活,怎么你们联盟就是不肯放过我这个老人家呢……我确实在S市受了点伤,没办法,王级第七形态的青噬鬼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啊。”

他看似轻松地说出了这段话,背地里却无声握紧了手中的树枝。千机伞不在身边,他没有战斗的武器,这是他的劣势之一;宋岫过于聪慧的头脑,指不定会推断出什么他刻意隐瞒的事实,这是之二。

宋岫点点头,说:“既然如此,我们也没什么战斗的必要了。不如你放下你手里的……武器,和我回总部一趟?”

“没商量。”

知道谈崩了,叶修握着树枝重重地刺了出去,宋岫躲得不算轻松,因为他面前的叶修在这一刻眼神突然锐利起来。全神贯注的斗神,即使受了伤也不是自己这样的人可以对付的啊。宋岫暗叹一声,提起拳头迎了上去。

身体交错间已经是数个来回,叶修舍弃了树枝,抬手向宋岫颈后袭去,这一击本来用上了他大部分的力气,可短暂的发情期又一次无规律地降临了。

叶修的呼吸一瞬间粗重了起来,动作无力,手指也软了下去,宋岫当他牵动了伤口,只微微一笑,拳套向着叶修后颈而去。距离更近了些,他却嗅到了一阵甜腻的、他十分熟悉的味道,来自……叶修颈后的腺体。

宋岫一瞬间怔住了,他不动声色地咬住了嘴唇,目光移至他本来打算攻击的部位,那里有两处浅浅的伤口,像是未愈合完全的牙印。

仿佛一道惊雷在宋岫心头炸响,几乎一刹那他就想通了从那些自S市回来的情报中他无法理解的关节。面上却仍然不动声色,只是让拳套向叶修后颈落去,果不其然,他仍然躲过了这一击。

叶修急速后退,与宋岫拉开了距离,他拼命咬着嘴唇限制急促的呼吸。宋岫叹了口气:“想不到你去S市居然伤得这么重,看来斗神还是不复当年之威了啊。”

“叶秋,现在的你并不会对嘉世造成什么威胁,这件事我会如实禀报总部。”

宋岫又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去了。叶修靠着墙壁慢慢滑落到地面上,再也压不住粗重的呼吸,好半天,失焦的眼睛才慢慢聚焦。

负面情绪只在他心里出现了很短一瞬,接下来又被空泛的茫然所取代。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打开微信,盯着周泽楷的头像看了许久,没有说话。

 

确认自己的言行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宋岫走出了那条小巷。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已与叶秋初步接触。是的,战斗力不复以往……我发现了最重要的一点,叶秋,无意外的话是个Omega——而且不久前才被标记过。”

“而标记他的人,很大可能是……”

 

周泽楷抬起头看了看天空,晴好的阳光并未拂去他心头的阴霾,手机三番五次地拿出来,却终究因为害怕而没有对叶修吐露一个字。

他这一生从没有这样不知所措的时刻,仿佛走错那一步,之后每一步都在偏离正轨,可那时的他又仅有那一条路可走——大约是他人生的前半段都过于顺风顺水,叶修就是这一帆风顺里唯一的、全部的困扰。

脚步声惊扰了他出神的思考,周泽楷回过头,看到江波涛正站在他身后,手上拿着几纸文件。这位轮回的副队长露出一副有些奇怪的、仿佛想不通的表情,低声道:“队长,仍然没有任何鬼怪出现的消息。而且……S市的裂缝,好像关闭了。”

 

自从那天遇到宋岫之后,叶修只要出门,必定会带上千机伞。而那之后的第三天,他一如既往地从后巷回酒吧,脚步却被一道透明的光墙所阻隔。叶修微笑着转过身,看到了几步之外的宋岫,和他身边数位来自联盟总部实践区的成员。

“居然用上了这么多人。”

叶修露出几分惊奇的表情,仿佛很意外地说道。

“确实用不了这么多,不过为了以防万一,还是多带来了几个。”宋岫说着,向前走了一步,“和我们回去吧,叶秋。不要试图反抗,我知道被标记过后的Omega很长一段时间都没什么战斗力的。”

叶修一言不发地望着他,慢慢、慢慢地笑了出来。

他垂下眼眸望着积雪消融的地面,低声说:“好啊。”

评论(21)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