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22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22

思绪在一片空荡荡的虚无中茫然无措,见到有些许光亮,就忙不迭地靠了过去。

叶修的性别意识比任何人都觉醒得早,在他十二岁的第一次撞见一个路人Omega发情然后被带走时,脑中那片从未有人触碰过的土壤突然就开出了花来。他带着三分恍惚的情绪回了家,接下来面对每一个接触到的人时,那些若有似无的信息素味道被无限放大,在每一处之前被忽略的细节里,他头一次感觉到了以前仅仅只在概念中的,Omega、Alpha和Beta之间巨大的、无可逾越的差异。

在几乎所有人的思维定式里,Omega就该是柔弱、顺从甚至是谦卑的,可叶修明明该作为一个Omega长大,却被赋予了最大限度的自由,甚至超过了一般Alpha所得到的。隐隐预感到发情期即将来临是在十四岁的那个秋日傍晚,那日天气不太好,他在雾蒙蒙的黄昏里冷静地思考了很久,最后从摆在面前的加速剂和抑制剂中选择了前者。

“选了这条路就没法后悔了啊。”

他在首次感受到的剧烈的疼痛里模模糊糊地听到了这句话。颤抖的冷汗涔涔中,他却咬着牙露出一个颤栗的微笑。

——为了不妥协给性别带来的束缚和限制,他甘愿走这条满地荆棘的、更为艰难的路。

之后没过多久,他将要被迫承担作为一个Omega的职责。因为家庭矛盾负气叛逆而离家出走、因为意外而被选入联盟连同之后在嘉世的十年都像走马灯似的飞速从脑中闪过,莫名慢下来一帧帧回放的,却是他和周泽楷度过的这一个多月的每一个细节。

周泽楷……他用了好一会儿才把这个名字和脑海里那张异常英俊又乖顺的脸对应起来,接踵而至的是加诸在这个人身上的各种名头和称号,“枪王”、“联盟第一人”、“最优秀的Alpha”……像是刻意回避着什么似的,他在边角绕了很久,才敢小心翼翼地跨近了一步。 

年轻的枪王笔挺地站在原地,一片黑暗里他明澈的眼睛像是落进了星星,正亮晶晶地看着他,轻声喊了一句:“前辈。”

叶修像是触电般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零星的记忆碎片从脑海中涌起又退却,他在恍惚无措中下意识应了一声:“小周。”

周泽楷亲吻他的动作微微一顿,疑心是他醒了,竟有些不敢对上他的目光。他的眼神犹豫着在叶修布满吻痕的身体上晃过一圈,才小心翼翼地落在了他的脸上。

预想中冷冰冰的嫌恶甚至是憎恨的目光并未出现,叶修闭着眼睛,仍在昏迷中。他苍白的脸色中透出一种不正常的潮红色,显然是在发烧。牙齿下意识地咬着微微干裂的嘴唇,又模模糊糊地吐出了一声呢喃:“……小周。”

周泽楷死死地盯着他,一时神情莫测。从叶修的表情里推测不出他究竟处在什么样的梦境里,只能猜那大概不是个噩梦。

……至少自己没有成为他的噩梦。

这两声呢喃之后就又没了声音,但他仍用牙齿咬着嘴唇,像是在极力忍耐身体上的痛苦。周泽楷低下头去,小心翼翼又轻柔地亲吻着他滚烫的额头和脸颊。

他想去买Omega专用的退烧药回来,又担心把叶修一个人丢在这里会出意外,关心则乱了好一阵之后,才想起来可以打电话叫酒店前台帮忙。

屋内的窗帘紧闭,只拉开了一条小缝,从透进屋内的些许阳光能看出今天大概是个好天气。周泽楷转头望着那缕黑暗中的阳光静默了许久,才侧过脸,声音很轻地叫了一声:“叶修。”

没有人应答。可他被爱恋和倾慕充斥的眼睛正眨也不眨地盯着叶修,像是正看着,这一生难得一遇的希望。

 

前台小姐很快送来了退烧药,对着满屋还未散去的浓重的信息素和麝香交织的气味,尽管迟疑了很久,还是鼓起勇气说了一句:“强暴失去主动意识的Omega是触犯联盟法的……”

那个从她手中接过退烧药的Alpha却只是沉默不言,从他身上透出某些深沉得让她困惑的气息,直到关了门在走廊上思考了很久之后,她才恍然想起来。

那像极了她曾经看到的一棵树——一棵经历了一整年的干旱,在等待着第二年的春雨复苏,抑或是春旱彻底死亡的树。

因为高烧几乎已经陷入深度昏迷的叶修显然无法主动吞下药片。周泽楷把药片化在水里,然后一口一口地用嘴渡了过去。

退烧药的苦味在舌尖蔓开,送进他口中后,勾回来的却是带着淡淡甜香的Omega信息素味道。

被标记后的叶修像是被强行撕开了伪装,被驱逐的独属于Omega的特质又重新回到了他的身体里。冷淡的烟草味道被甜腻的香气覆盖,在滚烫的口腔里蒸腾成云霞一般的雾气。药水喂进去,周泽楷的舌尖在那团甜雾中停留了片刻,才恋恋不舍地退了出来。

身体内还未完全纾解的欲望再一次涌了上来,他却不敢轻举妄动。那一杯泛着苦味的药水被尽数喂给了叶修,周泽楷把杯子放在床头,然后借着那一缕微薄的阳光专注地凝视着他的脸。

身体上的欢愉带给他餍足的极致快感,随之而来的抱相拥而眠的机会更是难能可贵,他格外珍惜地度过了这一夜,然后无可奈何地在天亮时准备接受命运的审判。

可上苍这样眷顾他,竟又多给了宽恕的时间。

从深沉的目光中泛出些无措的神色,叶修被簇拥在软绵绵的被子里,因为高烧而通红的脸颊看上去有些楚楚可怜。周泽楷的眼神顺着他身体的线条一路向下,然后落在露在被子外的那只手上。

腕骨突出,手腕纤细,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无力地落在床上。周泽楷仍然清晰地记得这只手紧握着武器时的模样,无论是以前的战矛却邪还是现如今的千机伞,这只手握着他们时,永远带着力量的美感。

就如同叶修本人,战斗与荣誉的光环赋予了他与众不同的气质,隔着爱慕的滤镜,即使他只是随手拎着千机伞低头吸烟,这副模样在周泽楷眼里仍然有着惊心的美感。

他也并非没有过幻想,想过很多种关于他和叶修之间的可能。亲密无间想过,形同陌路也想过,唯独没有想到的是,叶修会以这样的方式,和他骤然拉近了距离。

……可也只是身体上的距离。

而他们的灵魂,大概越发远了。

周泽楷伸出手去握住了叶修的,因为发烧的缘故,手心滚烫,指尖却冰冰凉凉。温度在两人相贴的皮肤间无声地传递着,渐渐把温热的触感扩散到了叶修的指尖。喉结轻轻滚动了一下,周泽楷有些艰难地吐出了两个字:“叶修。”

他不指望得到回答,却希冀着能在这小心翼翼的一声轻唤中获得片刻心灵的慰藉。叶修沉在安静的睡眠里,轻轻地动了一下手指,无意识地发出了一声呢喃。

只是无意义的一个单字音节,周泽楷却惶恐地绷紧了身体的弦。他这一生从来没这样害怕过,畏惧着叶修醒来后的结果,却又在被拉得漫长的等待时光里,隐隐期待着最终宣判的结果。

周泽楷转过头望着窗帘的缝隙,那缕阳光仍然明晃晃地照在他脸上,可迟早会灭掉。

他不知道这还能亮多久。

 

零散的梦境碎片里,周泽楷跟在叶修身后,说话时永远带着后辈对前辈的尊敬,战斗时也锋芒毕露,是属于枪王的气魄。可叶修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似乎少了些什么,又多了些什么。

在梦里的周泽楷一枪崩碎了一只寻梦妖之后,叶修总算后知后觉地想了起来,他是嘉世的,周泽楷是轮回的队长,他们怎么会在一起,并肩作战?

——不对,他已经不是嘉世的人了。

可是周泽楷……

梦里的叶修皱起了眉头,觉得头痛欲裂,眼前的梦境场景一瞬间裂成无数碎片,然后成雾气散去。在一片刺目的白光里,他无措地睁开了眼睛。

白昼的光亮让他下意识眯起了眼睛,适应了片刻,他茫然的目光四下游移,在对上周泽楷惊诧的视线的一瞬间,所有被下意识抛之脑后的记忆如潮水般涌了上来。

还未出口的一句“小周”被吞了回去,漫不经心的表情也一瞬被冷酷替换。叶修看向几步之遥正端着水杯的枪王,冷冰冰地叫了一声:“周泽楷。”

“前辈。”

周泽楷有些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少有表情的脸上一时神情复杂,在对上叶修冰冷憎恶的目光后,尽数褪成了静默的绝望。他慢慢走到叶修面前,神情如同等待最后宣判的囚徒。

被标记后的O的身体格外脆弱,再加上高烧未愈,叶修甚至提不起力气高声说话。望着他的神情,周泽楷还是在他开口前说话了。

“我并不是因为……性别,才喜欢前辈的。”

就像即将被判处极刑的囚犯仍在努力做着最后的辩驳,周泽楷有些困难地说着:“我一直是拿前辈当Alpha看待的……”

匮乏的语言能力并不能让他准确地吐露出心声,反而在叶修嘲弄的目光下,使这番话变得更像是无力的狡辩。

叶修冷笑了一声,说:“你可以继续。”

“……我会永远帮前辈保守秘密。”

周泽楷的声音低了下去,这句话所包含的意味却格外坚决。叶修眼睫微颤了一下,抬起眼望着他:“说完了?”

“……”

周泽楷目不转睛地看着他,漆黑的瞳孔中清晰地泛起痛楚。叶修被那双眼睛看得几乎快要心软,可微一动身体,酸软和疼痛再度唤醒了两天前的记忆。

他软弱无力的抵抗,抑制不住的眼泪,屈辱不堪的被标记。

软化了一点的心脏瞬间坚固如堡垒。他目光四下扫了一圈,落在床边的千机伞上。他盯着那银白色的伞面冷笑了一声,又把眼神转回了周泽楷:“你所谓的保守秘密,是建立在什么的基础上?标记我之后的内疚,还是以后还想继续的筹码?”

这话里嘲讽的意味过于明显,周泽楷僵在原地,心里像有凛冽的风声呼啸而过。叶修冰冷又抗拒的目光落在他身上,像刀刃一样锐利。周泽楷往前走了一步,叶修漂亮的深棕色眼睛近在咫尺,那里面像结了冰。他牙齿狠狠碾过嘴唇,在清晰的刺痛里开了口:“不……因为我喜欢您。”

叶修厌烦地撇过头去,冷笑着勾起一边唇角:“原来你的‘喜欢’,就是趁人之危啊。”

“不是!”周泽楷着急着反驳了一句,紧接着却觉得无话可说。他可以理解叶修此时的心情,却无法言说自己内心的不安和绝望。他不是非标记叶修不可的,只是在突然发现秘密之后的下意识选择中,已经没有了退路。

在身体一跃而近的接触中,或许还能博得一线生机;可要是进退得宜,大概此生也就止步于此了。

周泽楷想,其实他比自己想象中还要了解叶修,可仍然解不开这个死局。

(有点短……明天考完六级还会有一章_(:з」∠)_最近事情太多了,生病加上考试,上周末还去CP21逛了,去lo摊和同人摊玩了一圈,在想明年印点无料小折页什么的带去送给大家好了ww)

评论(14)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