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17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17

    巡逻队的人显然是吓傻了,没料想转瞬之间一个队友的生命就已经被终结。叶修握着千机伞化作的战矛,转过头冷冷地说:“还不走?在这儿等死吗?”

那群人几乎是仓皇而逃,叶修的目光来不及在他们身上多停留一秒,踩着周泽楷刚刚走过的路跟了过去。

周泽楷举着荒火对准了裂缝一处,冷然道:“出来吧。”

“唔……小杂鱼都放跑了,热身也完了,该和斗神还有枪王好好玩一玩了。”

先闻其声,紧接着一阵墨绿色的烟雾从裂缝中飘了出来。丝丝缕缕飘飘荡荡,渐渐在裂缝一侧化成了一个人形的形状。这只青噬鬼的颜色已近全黑,等阶显然比之前H市那只高上许多。

“王级第七形态。”

周泽楷低声说了一句。他和叶修的神色都十分凝重,很清楚这并不是能轻易对付的角色。

“唔,枪王不愧是枪王,也算有见识。”

青噬鬼摸了摸下巴,又转向了叶修:“斗神啊,我似乎听说你退役了,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呢?”

“不要觉得自己勉强化了个像人的东西就真的能说人话了好吗?”叶修微微眯起眼睛,冷笑着说,“少废话,解决掉你还得回去吃晚饭呢。”

“你似乎变刻薄了许多。”青噬鬼遗憾地说着。

“对你也没什么温柔的必要。”

“好吧。不过你真的以为你和你身边那位有点过于年轻的‘枪王’就能解决我吗?”青噬鬼笑着说,“也许这话该换我来说——解决掉你们两个,剩下的那群杂鱼就完全不需要什么功夫了。”

他话音未落,神色冷然的周泽楷已经扣动了扳机,飞快地射出了一连串子弹。青噬鬼猛地后跳闪过,手在空中虚扯了几下,几支流光箭矢飞快地朝着叶修和周泽楷飞去。

“果然是第七形态。”

叶修低声自语了一句,挥舞战矛打掉了那几支光箭。周泽楷站在他身侧,从另一侧腰间拔出了碎霜。

“不先玩玩吗?直接就动真格的了?”

青噬鬼似乎有些惊讶。

叶修正要说话,一阵突如其来的尖锐疼痛席卷了大脑,他的手猛然攥紧战矛,用力之大,甚至握得手指微微发白。

他眨了眨眼睛,好半天眼前模糊的一切才变得清晰起来。周泽楷正侧头看着他,似乎有些担心:“前辈?”

“没事。”

叶修直起身子,指甲磕了磕手心,提着战矛就冲了上去。青噬鬼本来还在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这下有些避之不及,便弯折了腰身向后仰去。叶修眯了眯眼睛,借着击飞一块碎石的力道猛然跃起,反手将战矛斜插了下去。这一击用了极大的力道,他整条手臂的肌肉都绷紧了。青噬鬼发出一声尖锐的咆哮,似乎没料到刚交手叶修就能伤到他。

叶修收回染血的战矛,一个后跳拉开了距离。他看了一眼战矛上沾染的红色液体,有些嘲讽地说:“想不到你的血居然是红色的。”

“我以为斗神会很清楚呢。”

青噬鬼双指并拢,在叶修刚刚刺出的伤口上抚过,黑雾缭绕一阵,伤口便消失不见了。叶修眯起眼睛,听到身边的周泽楷说:“自愈型。”

他没有说话,只是扣着伞柄处的机关向左拧了一下,战矛散开来,重新组合成一根法杖。周泽楷转头望了一眼叶修,从他的眼神里读到了他想表达的讯息。

枪王微微点了下头,握着荒火与碎霜就冲了上去。这片封锁区荒草丛生,天色又几乎完全暗了下来,青噬鬼的身影有些难以辨认。周泽楷抿了抿唇,耳朵敏锐地捕捉到了一点响动。

他猛地转过身,入眼可见接着荒草掩映的青噬鬼已经逼近了身前。

过近的距离似乎不适合神枪手战斗,但周泽楷没有丝毫惊慌和意外的神情,甚至勾着唇角露出了一点轻微的笑容。他的手指扣在扳机上,猛地跨了一步,反而把距离拉得更近。

“枪体术”,枪王自创的将身体动作与不同枪法结合起来的近战技术。

周泽楷靠近了青噬鬼,猛然提起膝盖,重重地撞在了他腰间,青噬鬼正欲躲开,不远处叶修握着法杖正好念完了一句,几根藤蔓凭空冒出,将他紧紧缠在了原地。

当然,藤蔓转瞬之间就被青噬鬼身上冒出的黑色光火烧断了,周泽楷却借着这稍纵即逝的机会对准他的胸口连开了三枪。“砰砰砰”三声枪响,火光在一片漆黑中猛然炸开。因为距离过近,几乎是贴着身体,荒火射出的子弹所造成的伤害几乎成倍增加,而持续的灼烧感让青噬鬼有些难以忍受地嘶吼出声。

肘击接上碎霜的连击,冰冻效果使青噬鬼的动作微微迟缓。他咆哮了一声,右手握成爪状,从虚空中突兀地抓出了一把光剑。周泽楷眼睛微眯,猛地后跳躲开了紧接着刺来的剑刃。战斗时他的神情一贯格外冷酷,冷冷的眼神向叶修看过去时微微缓和了一点。而叶修正站在原地认真地念着咒语。

下一秒,六道紫黑色的光柱从地下升起,将青噬鬼困在了原地。周泽楷乘机侧身贴过去,枪管抵着他的肩膀扣动了扳机。

周泽楷遗憾地皱了下眉毛,高阶的青噬鬼已经有心脏了,而击中心脏会造成几乎致命的伤害,难得的机会,可那一下却被青噬鬼低下身子用力滑了过去。

巨大的轰鸣声响起,青噬鬼小半边身子被炸成虚无,巴雷特狙击的伤害极高,他的身体重组后周身缭绕的黑雾都散去了不少。那双绿莹莹的眼睛从周泽楷和叶修身上扫过,终于从戏谑换上了凝重的神色。

他意识到,如果不先解决掉叶修,在他的干扰下自己想单杀周泽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青噬鬼冷笑一声,蓦然转身冲向了叶修。他的实体是可以变化的存在,因而步履极快,几乎是一眨眼的功夫就到了叶修近前。叶修却并不意外和慌乱的样子,甚至冲着他露出一个微笑,手中拎着的法杖轻轻一抖,变成了一柄轻剑。

“来试试?”

他说。

轻剑闪着锋锐的寒光向青噬鬼刺了过去,簌簌剑光交错着落下,几乎织成了一道网。剑影附带席卷而去的剑气,一霎间在青噬鬼身上割出了无数道细小的伤痕,鲜红的血液喷溅而出,青噬鬼眼中的光明显黯淡了几分。

叶修收回剑,不动声色地咬住了下唇。他虽然表现得全然在掌控之中,而且攻势汹汹的样子,实际上却是不得不这么做,强装的镇定与惬意用来掩盖的是身体极度不舒服的事实,头痛和眩晕愈发剧烈,视线时不时的模糊让他心中的不安愈发强烈。

必须飞快解决。他想,所以一上来就直接用了攻势极猛的招式,虽然造成的伤害着实不低,但王级第七形态的青噬鬼显然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存在。

牙齿狠狠地嵌进下唇里,尖锐的疼痛逼迫着他站直了酸软无力的双腿,轻剑的剑尖戳入地面,用以支撑。

索性有黑夜遮掩,愈发暗淡的月光又照得不甚清晰,他站在夜色里,模模糊糊的身影仍然气势逼人。青噬鬼身上黑雾缭绕了一会儿,伤口渐渐愈合,他的神情也变得阴冷起来。

“真不愧是斗神啊。”

这笑容里再无半分戏谑,青噬鬼伸出胳膊,从虚空里抓出一柄漆黑的光剑,直指叶修:“接下来,我会认真了。”

“嘴炮没用,赢了再说。”

叶修轻笑着说了一句,提剑迎了上去。他满背冷汗,夜风灌进去格外凉,他却迫使自己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眼前的青噬鬼身上。

“认真”起来的青噬鬼并不好对付,一招一式都带着极大的力道,光剑周围缭绕的黑雾具有极强的腐蚀性,叶修亦不敢让自己接触到半分。即使努力全神贯注,疼痛终归还是削减了他的战斗力,所幸有不远处的周泽楷以荒火碎霜辅助,他们还是占了上风。

年轻的枪王在一个间隙读懂了叶修的眼神,游走在四周用子弹加以战斗辅助。他和叶修战斗配合不过两个月,却几乎每一次都天衣无缝,一个眼神就能猜到其中隐藏更深的指令。按理来说今晚的事应该也可以轻易解决,他却不知为何感到异常不安。

兵刃交接的声音清凌凌作响,忽然间风声大作,凌厉的夜风带着剑气擦过耳畔,周泽楷侧头躲过,然后下意识地抬头望了一眼夜空。

乌云蔽月。

要下雨了。他脑中这念头一闪而逝,下一秒就听到了格外清脆的一声响。

周泽楷猛然偏过头,看到叶修将要跃起的动作一滞,重重地向地面摔了过去。这一瞬的空当被青噬鬼完美地捕捉到,举剑重重地刺了过去。

心脏像是一瞬间被攥紧,短短几秒内似乎连呼吸都停滞了,待到回过神时,叶修已经跌坐在地上,手上下意识地举起剑格挡了一下。身体内部再也无法压制的欲望洪流一刹那席卷了全身,他觉得又冷又热,牙齿咯咯作响,手几乎要握不住剑。

——发情期……终于还是来了。

这一切被青噬鬼看得清清楚楚,他嘲笑了一句:“斗神啊。”再度举剑向叶修刺了过去,这次直指心脏。

往来的动作几乎是一瞬间就完成了,而意识已经开始模糊的叶修显然没有再举剑的格挡一次的力气。隔着一段距离,周泽楷只来得及开枪将剑刃打偏。

一连串子弹重重地敲在光剑上,迫使它偏离了原本的方向,向着叶修的肩膀刺了进去。剑刃刺入肉体的沉闷声响倏然响起,黑色的雾气缭绕在伤口周围,已经开始轻微地腐蚀。周泽楷已经冲到了近前,青噬鬼只好从叶修肩膀上里拔出了剑,准备迎接来自枪王的攻击。

温热的鲜血几乎是喷涌而出,飞溅在周泽楷的脸颊与手背上。几乎是立刻意识到那来自叶修之后,自责和极致的愤怒一并涌上他的心头。

枪王漆黑又冰冷的双眼凝视着黑暗里的青噬鬼,他有点不敢看叶修,只微微侧过头小声说了句“前辈,对不起”,然后握着荒火和碎霜就冲了上去。

疼痛与身体内部酸软和麻痒的感觉比起来简直微不足道,这一次发情期来得异常凶猛,叶修有些茫然失措地看了周泽楷一眼,耳朵捕捉到那句模糊的道歉。

他为什么要道歉?

大脑过了几秒才理解了那几个字的含义,迟滞的思维却让他渐渐无法再深入思考,仅仅停留在表层。突如其来又迅猛十足的发情期在极短的时间内摧毁了他的思考能力和行动力,恍惚间整个人像在云层里飘飘荡荡,几乎快要溺着失去意识,冰冷的温度和酸痛的感觉却将他强行拉了回来。

满心怒火的周泽楷每一个动作都用上了十分力气,荒火反手转了一百八十度,枪托重重地砸在青噬鬼脸上,碎霜紧紧抵着他的肩膀开出了一枪。巨大的后坐力震得他虎口皮肉翻卷,他却全然没知觉似的,又是反手一拳重重地砸在他下巴上。

黑夜里荒火射出的明亮灼热的火光一闪而过,青噬鬼的身体在一刹那间散作虚无。周泽楷微微急促地喘着气,偏头看了一眼叶修,眼中带着担忧的神色,却丝毫不敢放松警惕。

他那伤害巨大的一枪虽然被青噬鬼全数接下,却仍是打偏了。没有正中要害,自愈性的青噬鬼就可以利用“重组”技能很快复苏,虽然不能完全恢复到之前的状态,伤害却被大大地削减了。

“小周……”

叶修瘫坐在地上,有些虚弱地叫了一声。周泽楷动作一顿,没有回头,只是应了声:“前辈。”

叶修觉得自己似乎是要说些什么,但身体内部一波一波涌上来的异样感觉让他再也无法开口,想说的话也被压了回去。剧烈地喘息了两声后,出口的只有一句拉长了声调显得有些发甜的声音:“啊……”

“前辈……再忍忍。”

周泽楷格外温柔地说着,他无法否认自己在听到这一声后心里涌起的绮念,此刻却更担心叶修受伤又发情的身体。锐利的目光在黑暗里扫过一圈,然后定格在几米之遥一团若隐若现的黑雾上。

借着几缕疏淡的月光,他隐约看清了青噬鬼的身体在黑雾中重新成形,微微眯起眼睛,举起荒火对准了那里。

“等等。”

在周泽楷扣动扳机之前青噬鬼先开了口,他光芒黯淡的眼睛从神色迷蒙的叶修身上滑过去,又落在了周泽楷身上,“周泽楷,我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连我也很难应付。”

“但很难应付,不代表不能应付。说直白一点,除了你身边那位‘前联盟第一人’,没人能解决我。”

“可惜,我没看错的话,他现在似乎是在最虚弱的发情期吧?”


评论(10)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