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7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7

扑在千机伞升级的事上,叶修连着两天两夜没怎么休息过,到第三天清晨,耗尽了现有的绝大部分材料,千机伞终于被升级到完全第五形态了,还额外多了两种可变化的武器形态——这是叶修没想到的,他原先预估最多只能再多一种的。

千机伞接下来的升级路线需要摸索,需求的材料等级也越来越高,佣兵团的任务酬劳已经远远不够。叶修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急不得,还是得慢慢来。

他拖着有些虚浮的步伐挪去了洗手间,接了捧凉水泼在脸上,试图让因为睡眠不足而昏昏沉沉的大脑清醒一点。

他望着镜子里那个眼下一片青黑的人,不知怎么的,突然想到周泽楷。

“算起来,也已经走了三天了啊。”

他不得不承认,周泽楷住在隔壁的日子,是他退役以来最惬意的时光了。早饭有人买好,任务大都不用亲自动手,那个人虽然话少,但到底也能聊上几句。

孤独这种情绪极少出现在他生命里,但终归不是不存在的。从嘉世退役后,身边接触到的都是不知真相的群众,他肩负自己套上的枷锁,前进时步履沉重,辛苦却无人诉说。

思及此,他不免又想到周泽楷。那位枪王倒是在某天早晨劝他多休息,还提出了帮忙的想法。个中缘由,叶修尚不知晓,但他知道周泽楷总归是没坏心的。

不知道为什么,整个联盟,他独独对这位轮回年轻的队长抱有一种莫名的信任感。或许是那群心脏之人的衬托,或许源自那沉默寡言外表给人以稳重可靠的感觉——总之,对于周泽楷说的话,无论他嘴上如何嘲讽,却已经在心里贴了信任的标签。

叶修沾了点儿水,把脑后那撮翘起的头发压了压,然后闭上眼睛微微叹了口气。

 

叶修随便吃了点东西,想到那天和周泽楷遇到的那个Omega和自己的猜测,还是想去验证一下,于是打了辆车直奔市中心的联盟政府。

荣耀联盟作为完整的政权体系格外庞大,能认识叶修的也不过是最核心的一部分人。叶修稍微拨弄了下头发,在下巴蹭了块灰,加之他脸上隐隐的倦色,除了不够纤细柔弱,几乎不用伪装就是一个落魄的Omega形象。

循着门标一路找过去,叶修很快就找到了写了“补助发放中心”的办公室,然后弓着腰敲了敲门。

“什么事?”

叶修刻意把嗓音放轻了几分:“我来领Omega的每月补助。”

“行啊,先进来吧。”里面的人说了一声,叶修推门进去,那人说道,“锁门。”

叶修挑了挑眉,依言做了。说话那人从桌后抬起头来,是个小眼睛圆脸的中年人,一眼看上去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男性Beta。

“怎么弄得这么脏?”Beta皱着眉嫌弃地打量着叶修,尔后似乎是很勉强地说,“算了算了,看在你长得还可以的份上,过来躺下吧。”

躺下?

大概是叶修眼中透出的不解过于明显,Beta男人有些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第一次来,不懂规矩吗?”

叶修轻笑了一声,垂下眼睫:“是啊,不懂。不需要看我的身份证和Omega独身证明吗?”

中年男人大笑了一声,声音中掩不住的嘲讽:“你们这些O,真是蠢得可怜!那些东西有用吗?”

叶修说:“没用么?”

“当然没用了!Omega算什么,也配领补助?”见叶修仍然动也不动地站在原地,Beta男人像是失去了耐心,“你还杵在那儿干什么?赶紧过来,做完了,这个月的补助当爷赏你的!真是的,O除了这个还能有什么用……”

他一边嘟嘟囔囔,一边走到旁边的沙发前解着衣服扣子。听着身后脚步声渐近,还哼哼了两声:“哼!还算听话……”

解了一半的扣子,他转过身,另一半的扣子却没工夫解了。一把长剑横亘在他颈间,剑刃闪着锐利森冷的锋芒。

叶修偏着头懒洋洋地笑道:“听什么话?”

Beta男人急切不耐烦的神情凝固在脸上,被惊慌所取代。眼见眼前这人挺直了身子,从兜里娴熟地摸了根烟出来点燃,又利落地吐了个烟圈,他惊声道:“您、您是个Alpha!……我看走了眼,对不起,对不起!”

叶修把烟夹在指间,手中千机伞化作的长剑不耐地往男人颈间又贴近了几分,已经隐隐压出了血痕。他把满是烟草气味的白雾喷吐到这位男性Beta脸上,轻笑道:“A又如何,O又如何?我这个Alpha也很想听听,Omega究竟算什么?”

 

得到自己想知道的事情后叶修就灌了那个Beta一支记忆断层剂,然后把人敲晕放在了沙发上。回去的路上他的脸色着实不算好看,连出租车司机也在某个红灯路口转过头来劝了句:“您想开点儿,没什么坎儿是过不去的。”

叶修愕然了一下,然后微笑道:“没什么事,谢谢你的关心。”

Omega的社会地位不及Alpha,连Beta也比不上,这一点他十分清楚。在一些大的家族里,Omega几乎是被当作交易的筹码,一如那天在酒吧里向周泽楷求欢的那个少年。

但他没想到,在号称“绝对公正”的联盟政府,对Omega的轻视和欺侮也能做到这样明目张胆的地步。

Omega用身体换取政府补助金,在那个男性Beta的口中,这已经成为了一种心照不宣的默认规矩。那这样的规矩和认知一定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能猜到其延续时间之久,让他感到莫名心慌。

车在酒吧后门的巷口停下,叶修道了声谢,付了钱下车。他微微低着头,仍然想着刚才的事。眼前却陡然一暗,像有个人站在了他面前。叶修停步抬头,满腹心绪尽数被惊愕替代。

年轻英俊的男人站在他面前,正微低着头,沉默不语地望着他。

“周泽楷?!”

 

“所以,S市的事态严重,你们轮回的老板要你来请我帮忙?”最初的惊讶过后,叶修又恢复了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他从兜里摸出烟盒,捏了捏发现是空的,就随手丢到一边的垃圾桶里去。

周泽楷默默地从风衣口袋里拿出一包烟,递给叶修。

叶修看了眼,还正是自己惯常抽的牌子,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哟小周,挺细心的嘛。讲道理,会请我去,应该也是你跟你们老板举荐的吧?”

周泽楷没说话,叶修就当他默认了。他撕开烟盒,取了根烟出来咬在嘴里,有些含混不清地说:“可轮回不是已经有你这个枪王了吗,连联盟第一人都应付不来,找我这种退役的老家伙又能有什么用?”

这话纯属胡说八道。周泽楷没多久前才见过他战斗时锋芒毕露的样子,这样的叶修要是被称作“老家伙”的话,那联盟真是没几个可以战斗的人了。

“您要什么?”周泽楷直白地开口问道。

叶修拿烟的动作微微一顿,抬眼望着周泽楷,有些意外地笑了笑:“小周,你现在很懂行嘛!我倒是有想要的东西,但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给。”

他说这话时,面上一派轻松,可到底心里也有点儿没底。周泽楷话少,半天也就说了个S市情况危急需要他的帮忙,但事情到底危急到什么地步,他却不甚清楚。说到底这不过是场和之前一样的交易,不过这次交易的对象换成了轮回,他拿不准对方的底线在哪,要求就有些不敢摆出来说。

说起来,他对高阶材料的需求或许比轮回此刻的情况还要迫切。

叶修一边想着一边用眼神打量周泽楷的神情,可惜枪王仍然是一贯的面无表情,眼睫微垂让他看不清他瞳孔里的神色。

空气凝滞了一时,叶修正寻思着要不要把标准降低点儿再开口的时候,周泽楷把手伸进风衣口袋里,拿出了什么东西。

那只修长的手在叶修眼前摊开,掌心安静地躺着几颗晶莹剔透的金黄色晶体。

“金晶琥珀?”叶修惊讶地挑了挑眉。

周泽楷抬眼看着他,漆黑的瞳孔里光华尽敛,看上去却极其认真:“您的武器,我大概能猜到。”

“变化为主,材料繁多。”

“我会提供现形态到完全第七形态的全部材料。”

叶修有些怔住了,周泽楷说的这些甚至远远超出了他原本的预估,慷慨得有些匪夷所思。他用了半分钟时间确定自己没有幻听,然后勾着唇角笑道:“小周,你们轮回倒是很大方嘛!”

周泽楷抿了抿唇,低声重复了一遍:“我提供。”他目不转睛地看着叶修,“与轮回无关。”

那双眼睛漆黑清澈,像是雨后未被星辰点缀的高远夜空,可目光望着叶修时,明明专注又深沉,却又莫名滚烫得让人难以承受。

叶修微微偏过头,碎发散落下来遮住了他的眼睛。下一秒他却转过脸来,脸上挂着的是一贯慵懒的笑容,望着周泽楷轻轻眯起了眼,伸出一只手贴在他手心。

“成交,走吧。”

 

叶修就像只是出门买包烟似的,把钱包和手机往兜里一揣,拎起千机伞就往出走,周泽楷站起来默不作声地跟在他后面。一路下了楼梯,穿过后院,在巷口遇到了酒吧的酒保。

“叶哥,又出去啊?”

叶修“嗯”了一声,然后又道:“我要出趟远门,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酒吧的事你们照料着。”眼见着酒保点了点头,他顿了顿,又道,“如果有人来找我,就说……我要去谈笔大生意。”

说这话时他眼睛微微一眨,神情莫名有些活泼。一旁的周泽楷觉得心脏一下子被击中了,抿了抿唇努力没露出异常的表情。

叶修转过身,对周泽楷轻轻说了句“走吧”,然后冲着身后的酒保随意摆了摆手。

 

坐进副驾座,周泽楷立刻发动了汽车。此时已是深夜,街上的行人和车流都少了大半。周泽楷开着车一路顺畅无阻,他身边的叶修专心致志地望着窗外的景色。

难得的独处机会,周泽楷想说点儿什么,可惜严重匮乏的语言能力让他半天也没想到合适的话题。这时叶修却转过脸望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说道:“对了小周,你记得前几天我们遇到的那个Omega么?”

周泽楷立刻点了点头。

“我今天去了趟联盟政府。”叶修把白天遇到的事大概讲了一遍,然后说,“我没想到会严重成这样,不知道是不是只有H市。我现在已经不算是联盟的人了,说话不作数,如果可以的话,你上报一下?”

车在高速路口的收费站停下排队。周泽楷转头望着叶修,昏黄的路灯灯光透过车窗玻璃洒在他脸上,那张惯常懒散的脸此刻的神情却异常认真。周泽楷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我会的。”

叶修赞许似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周泽楷的身子不易察觉地轻微颤抖了一下,在叶修看不到的地方扬起唇角,眼瞳里盛着亮晶晶的笑意。

叶修双手交叠在脑后,向后靠在了椅背上,还调整了下姿势让自己靠得更舒服。周泽楷瞥了他一眼,没有作声。

“好了,现在来说说你们S市的具体情况吧。”叶修说,“我也不能……光拿报酬不干活啊。”

周泽楷用自己惯用的简练语言把S市的情况描述了一遍,说到护卫战那段的时候,叶修也没露出什么惊讶的表情,只是挑了挑眉,轻笑道:“果然是这样。”

“前辈猜到了吗?”

周泽楷问了一句,他开着车,却不由分了三分注意力给身边懒懒靠着的叶修。还好现在不是什么节假日,路上人烟稀少,即使不全神贯注地开车,也不会出事。

叶修说:“很早的时候我就想到了,你帮我肯定了我的猜测。”他伸手在周泽楷肩头轻轻敲了一下,“喂,好好开车,老拿眼睛瞟我干嘛?”

周泽楷像被抓了现行,有些狼狈地收回了目光,手握着方向盘,小指微微蜷起。那一声的语气有些莫名的亲昵,贴着他的耳畔滑过去,留下点滴滚烫的温度。

车里恢复了寂静。周泽楷开了一段路,又忍不住拿余光去瞟叶修。这次叶修却没注意到他,他侧着头,懒洋洋地倚着车窗,嘴里咬着一支烟,却没点,只用那双漂亮的茶褐色眼睛望着窗外飞速向后倒去的景色,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周泽楷有些慌乱地收回目光,强迫自己专注于前方的路。纵然他克制自己不去想,也竭力压下了信息素的发散,可仍然能感受到心脏在胸腔处剧烈的跳动。

叶修摘了烟,抬眼瞟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车灯破入夜色,车一路向前飞驰,驶向未知的前路。

评论(4)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