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周叶】纵我不往(ABO设定)chapter 4

CP:周泽楷X叶修(会有很微量的喻黄)

世界背景:ABO,可进化的灵态武器、符咒、鬼怪。

尽量保证不ooc。

有肉,正剧,没了。

Chapter 4

这一天临近傍晚的时候,天空淅淅沥沥地下起了雨,冬日的雨水格外冰凉,浸得人骨头里都一并冷了起来,隐隐发疼。在最后一缕白日的光被夜色吞没之后,叶修裹着羽绒服,抓起千机伞出了门,周泽楷自觉地跟在他后面。

这时候正赶上大部分人下班的时间,街上的人行色匆匆,拢着袖子低着头,被工作折磨得筋疲力尽,但不妨碍大部分人都把目光投在那一前一后走着的两个人身上。走在前的那一个看上去没精打采,明明手上拿了把看上去是伞的东西,却任凭自己淋着雨。后面跟着的那个一看就是个Alpha,身形高大面容英俊,挺直了脊背走在后面,也是淋着雨连伞都不撑的一个怪人。

“一定是情侣吵架了吧。”一位路人笃定地对着身边的同伴说。

周泽楷敏锐地捕捉到了这句话,眼皮跳了跳,却没有言语。拐过两条街后,叶修倏然站住了脚步,周泽楷跟着停下,看到前面的叶修转过头望着他笑了笑:“淋了这么久的雨,也不说买把伞?”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前辈也淋着。”

“呵。”叶修轻笑了一声,神情说不出是嘲讽还是无奈。他从兜里摸出一张钞票递给周泽楷,“去吧,旁边儿便利店买两把伞去。”

“我有。”周泽楷没去接,盯着叶修的眼睛说道。叶修微微一愣,旋即道,“拿着吧,叫你来帮忙,总不能一把伞的钱都让你出。”

他分得明明白白,周泽楷倒也没勉强,接了钱乖乖地转身走了。

等他拿着一红一蓝两把格子雨伞走出便利店时,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在地面上大大小小的水洼中砸出一个个透明的泡。叶修正站在原地,出神地望着一侧马路上隔着雨雾的车流灯光。雨水沾湿的碎发凌乱地贴在额前,他伸手随意地拨弄了一下,几颗水珠从发尾滴落,顺着脸颊的线条滑落下去。五彩斑斓的灯光映在他的瞳孔中,折射出一片迷离而瑰丽的色彩。

周泽楷隔着重重雨帘凝视着他,雨声响在他耳畔,清晰得不似人间。

“前辈。”周泽楷叫了一声,声音很轻,叶修却立刻回过神来,转身望着他轻轻一笑,“出来了,小周?”

周泽楷“嗯”了一声,撑着伞走了过去,将另一把递给了叶修。叶修却没立刻接,从兜里捏出一个揉得发皱的烟盒,取了根烟出来,叼在嘴上有些含糊不清地说:“你帮我撑着,我抽根烟。”

周泽楷无声地点了点头,把伞面往叶修那边倾斜了一些。“喀嚓”一声,打火机亮出一小朵火光,烟草被点燃的味道在湿冷的空气中格外清晰。叶修吐出一个漂亮的烟圈,冲着周泽楷点了点头:“走吧。”

于是两个人从一前一后变成了并肩而行。肩膀处衣料摩擦,发出“沙沙”的声响。叶修抽完了一根烟,把烟头掐灭,准确地弹到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然后从周泽楷手里拿过了另一把伞。

距离又从肩并肩变成了隔着一米之远。周泽楷偏过头去望着身侧的叶修,手在伞柄上微微收紧。雨滴错落有致地敲打在伞面上,像是响着与整个世界的和鸣声。

 

叶修和周泽楷到达目的地时已经接近晚上九点,雨暂时停了,天边黑压压的乌云却没有丝毫散去的意思。

千机伞被化作战矛的形态提在手中,叶修绕着面前结了一层薄冰的水塘走了两圈,然后盯着东北角一点若隐若现的光芒,微微一笑:“看到你了,出来吧。”

那点光芒完全隐去,仿佛在黑暗中不知所踪。叶修不紧不慢地走过去,千机伞倏然向水中戳去,然后重重地上挑。冰碎后跟着是“哗啦啦”的水声,一团黑漆漆的物体湿淋淋地被挑上空中,叶修后跳了一步,避开了那些劈头盖脸泼洒下来的冷水。

“砰砰砰”三声,黑暗中枪口喷吐明亮的火舌,子弹带着灼热的火光,接连打在那团物体身上。空气中响过尖锐刺耳的鸣叫,叶修轻微地“嘶”了一声,指尖在伞柄处轻轻一磕。战矛化作法杖,尖端出亮起一团淡红色的光晕,微微照亮了眼前的一片黑暗。

“嗬,一个没成型的青藻怪!”叶修“啧啧”叹了两声,“怪不得只躲在水里,声都不敢出。”

右手微微一抖,那团光晕向着即将落地的青藻怪疾射而去,它在空中蓦然一沉,竟然避开了。叶修发出一声轻微的疑惑声,抬起手正要动作,身后的周泽楷蓦然向前踏出一步,同时右手抽出腰间荒火,疾跑两步后对准地上湿淋淋的青藻怪,猛地扣下了扳机。

哀鸣声渐渐变弱,周泽楷却完全不为所动,脚尖微勾,把奄奄一息的青藻怪踢到了叶修脚边,向着他微微颔首致意:“您的报酬。”

叶修把重新变成战矛的千机伞刺进青藻怪圆滚滚的身体,一团火焰腾起,青藻怪化作几颗不规则的暗绿色石头。叶修捡起来在手心掂了掂,摇头道:“品质不错,可惜没什么用。”

他把东西随手揣进口袋,千机伞又变回了伞的模样。叶修冲着站在几步之外不言不语的周泽楷喊了声:“小周,走了。”

周泽楷偏过头望了一眼宁静的冰面,抬脚跟在了叶修后面。

 

回去的时候乌云已经散了,天边亮起几颗疏淡的星星。叶修抽到第三根烟的时候,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动作微微一顿,转过头去望着身边安静走路的周泽楷:“小周,我们是不是忘了什么东西?”

周泽楷微微愕然了一下,叶修说:“卧槽,之前把伞丢在地上,走之前忘了拿!”

周泽楷下意识地站住了脚步,想了想说道:“我回去拿?”

“算了算了,我就随口一说,两把伞而已。”叶修抽完最后一口,把捻灭的烟头随手弹进一边的垃圾桶里。两个人又走了一段,已经能远远看到酒吧的些微灯光,叶修突然说,“说起来,今晚这青藻怪基本是小周你动的手,报酬我是不是该分给你一半啊?”

周泽楷摇了摇头:“不用。”

“真的不用?”

枪王皱起眉,显然是在思索。片刻后他开口道:“给您的道歉。”

叶修拢了拢衣襟,转头望着他露出一个有些慵懒的轻笑:“那么,却之不恭了。”

他们回酒吧的时候正赶上夜生活喧嚣的时间。从巷口走进去,空气中酒精和各种信息素混杂的味道扑面而来。叶修侧身避过了一对显然陷入发情期、正靠在墙壁上接吻的情人,朝身边的周泽楷道:“还不如从前门进去呢,忘了后门这里一贯都这么乱了。”

他感受到周泽楷向他投来古怪的目光,不由得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了?”

鼻息间的味道十分复杂,周泽楷却能清晰地分辨出某种特殊的甜美气息。他轻声道:“O的味道……”

“嗯?”叶修不解其意。

“会让前辈难以自控吗?”

叶修显然怔住了。他在走过下一盏路灯时从周泽楷脸上隐隐的红晕中洞悉了这个问题真正想表达的意思。抬手拨弄了一下耳边的碎发,他不甚在意地说:“偶尔吧。不过忙起来的时候,还是抑制剂更方便些。”

周泽楷“哦”了一声,不知道怎么显得有些沉郁。在叶修有些奇怪地看向他第二次后,周泽楷低声说道:“我还没有过。”

叶修好像懂了。他拍了拍枪王的肩膀,微笑着说:“你可以试试。”

“……”

叶修微微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眼前有些迷乱的场景:“这里或者酒店开个房间,只要别带回隔壁去,都可以。”

周泽楷非常沮丧地低下头去,在跨过又一对就地解决的A和B后,低声又坚决地说了句:“不。”

叶修听到了,意味不明地“啧”了一声,不再言语。

 

走进酒吧的时候里面正放着喧嚣的音乐,叶修握着千机伞脚步匆匆地穿过舞池里跳得乱七八糟的人群,却在一个带着满身酒气的Omega猛地扑到他身上时顿住了脚步。

周泽楷猛然停下脚步,Alpha对于Omega天生敏锐的直觉让他很快辨认出眼前这个醉醺醺的人真正的性别,鼻息间缭绕着混杂了酒精味的信息素,目光在投向叶修静止不动的身体和有些发怔的目光时变得深沉起来。

“前辈?”周泽楷轻声叫了一句,叶修像是才回过神来,怔愣着应了一句,叫来一旁的酒保让他把喝醉的Omega扶到一边去喂点醒酒药,转头冲着身边的周泽楷道,“没事了,走吧。”

一路回到楼上,良好的隔音墙壁隔绝了楼下一切嘈杂的声音,在骤然变得安静的氛围中,周泽楷突然开了口:“刚才那个O……”

“怎么,你看上了那个?”叶修斜着扫了他一眼,勾起唇角微微一笑,“周队长,别怪我没提醒你,诱拐不清醒状态下的Omega可是违反联盟法的。”

周泽楷想问的话反而被叶修这一句有些苛刻的“提醒”堵了回去,他只能闭上嘴不再说话。两个人走到了房门口,叶修想起什么似的,从兜里掏出一把钥匙丢给周泽楷,一边用另一把钥匙开自己房门一边道:“对了,差点忘了把钥匙给你,你住这儿的话出来进去方便些。临走之前还给我就行。”

周泽楷把那把小小的黄铜钥匙收紧在手心,轻声道了句谢。

 

叶修回房间之后立刻回身反锁了门,一身拼命强装出来的轻松铠甲立刻卸了下来。靠在门上大口喘了几下气,他脚步有些踉跄地迈到了床边,一下子没站稳扑了下去,从巷口的路上就开始压不住的欲望如洪流般汹涌而上。

他急促地喘了几口气,眼神的焦点茫然地集中在黑暗中的某一点上。一只颤抖的手扯开衣摆,探进裤子里去,在接触到某根坚硬灼热的物体时猛然缩了回来。牙齿磨着嘴唇,在逐渐加剧的疼痛中压出几分清醒。他动作有些迟缓地坐起来,靠在床头,颤抖着拍开了床头灯的开关。

侧柜被拉开,他取出一管紫色半透明的针剂,就着有些昏暗的灯光,银白的针头猛然扎进胳膊上青色的血管里。液体被推了进去,药效伴随着剧烈的疼痛飞速地发散开来,在渐渐平缓下来的呼吸中,他靠在床头无声地叹了口气。

“因为信息素而提前了……”

叶修低声呢喃了一句,平息下来后才能感觉到,冷汗已经浸透了后背的衣服,身体正阵阵地发着冷。

被强压下去的发情期在不短的一段时间内都会让人无精打采浑身疲累,本想今晚再试试能不能升级千机伞的战矛形态,现在却完全没了精力。叶修拖着有些发软的身体草草洗了个澡,转头就睡下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而他也确实有一段日子没好好睡过了。将他从深度睡眠中唤醒的是一阵有规律的敲门声,叶修有些迟钝地睁开眼睛,愣了半分钟才想起来开门。

门打开了,站在外面的是穿戴整齐的周泽楷,身上还散发着冬雨落后的潮湿和寒气。叶修倚着门框看他:“什么事?”

周泽楷抬起手,向叶修示意了一下手上拎着的两个袋子:“早餐。”

叶修打了个呵欠,懒洋洋地笑道:“谢啦。”他从周泽楷手上接过一份早餐,指尖相接传来冰凉的触感。叶修挑了挑眉,“够冰的,进来暖和会儿。”

周泽楷没迟疑地点点头,叶修直起身子让开一条路:“进来吧,随便坐。”

“你先坐这儿,我去收拾下。”

事实上房间的构造昨天周泽楷已经看过一遍了,叶修并不怎么在意生活格调,屋中的摆设一切从简。他的目光专心地跟着叶修的身影移动,瞳孔中似乎有光落进去。

S市和H市相距并不算太远,他却实在不常见到叶修,偶尔有几次碰面,也是在联盟众人相聚时,连话也没说过几句。现在这样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情形,还能算作是头一次。

叶修洗漱完出来,走到床边,弯下腰去整理床铺。或许是因为毛衫格外贴身的缘故,周泽楷猛然发现他的身形竟有些过于纤细,比他半年前在联盟见到时还要瘦不少。

细算起来,离叶修退役也有快一个月的时间了。虽说开了间酒吧,又有些积蓄,可周泽楷猜到了叶修想做什么,也就知道了他一定是异常辛苦的,外出熬夜想必都是常事。

周泽楷微微皱了眉,眼中一下思绪万千。叶修转头正好看到,说:“心情不好?我冷落你了?”

周泽楷摇了摇头,叶修走过去在他身旁坐下,伸手打开了早餐袋子。见他漫不经心地咬着三明治,神情却隐隐透着疲倦,周泽楷开口道:“您……多休息吧。”

叶修惊诧地挑了下眉毛,然后笑着说:“别开玩笑了。”

“这样很辛苦。”

“是,是很辛苦,可是也没办法。”叶修撑着下巴抬眼看他,“人总要为了生活奔波,不是么?”

——不是的。

周泽楷清楚地知道,若是单论生活,叶修一定能过得很好。但他心中的灯还没熄灭。那双懒洋洋的眼睛里蕴藏着的,是跳动得快要破出的炽热火焰,而那总是挺不直的脊背,除了叶修自己,再没有人能压弯分毫。

他的荣耀被迫半途终结,可他带着微薄的零星希望想要自己开辟一条路,继续走下去。

命运在他肋骨上插了一把刀,可他拔出来当武器。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心中纷乱的思绪如石子投入湖水,最终尽数沉了下去。他抬起眼睛专注地看着一旁的叶修,低声道:“我帮您。”

那声音虽然低,却分明带着异常坚决的意味。想不明白这是客套还是什么,叶修勾着唇角笑了一下,不甚在意地说:“那么,谢谢你了。”

评论(3)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