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毛绒熊与香蕉牛奶【周叶】chapter 12

Chapter 12 调情

叶修睁大眼睛看着他。

周泽楷手指一松,语音发了出去,整个人却像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般俯下身去趴在了叶修的腿上,捂着脸默默脸红。

在众人面前表白——即使是隔着网络和手机,还是让容易害羞的枪王极度不好意思。

叶修手指插进他柔软的发间随意地梳理着,另一只手拿过手机看消息。群里的消息飞快地向上刷着,基本都是指责叶修太不要脸居然逼害羞的周泽楷当众表白。

叶秋:……

叶秋:我冤啊。

黄少天:你冤个鬼周泽楷栽你身上可真是倒霉啊!!我现在劝他不要和你在一起还来得及吗!

叶秋:来不及了。

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他低下头去看着周泽楷轻笑道:“小周啊,明明是你先告白的,怎么现在在大家那儿倒成了我逼迫你了?”

周泽楷抬起眼睛看向他,瞳孔里浮现出些微愧色。

柔软的黑发在指间缠缠绕绕,恰如层层包裹住心脏的温软情意,叶修冲周泽楷眨了眨眼睛,微微低下头去轻声道:“不过没关系……黄少天有句话倒是说对了——”

“你算是栽在我身上啦。”

周泽楷睁大眼睛看着他,叶修的眼睛里笑意直勾勾地晃着他的眼,脸颊薄红再深了三分,枪王转过头,把脸埋在叶修的大腿上。

叶修正准备放下手机和周泽楷来点儿亲密接触,谁知道黄少天居然发来了私信。

黄少天:老叶在不在!在吗在吗在吗在吗在吗!

叶修不想理他,刚想着装不在那边儿的消息就又发过来了。

黄少天:我刚看到你还在线的我警告你不要装不在啊不然我直接打电话过去了!

叶修叹了口气,只好单手回他消息。

叶秋:什么事?

黄少天:我问你一个比较刺激的问题。

单手打字十分不便,叶修言简意赅:“说。”

黄少天:你和周泽楷谁攻谁受啊?

叶秋:哟,你不是号称铁血直男吗,怎么懂这么多啊?不装了?

黄少天:哎呀你不要废话了,不要在意这种细节!快说快说快说快说!

叶修反问道:“请问你和喻文州谁攻谁受啊?”

隔了差不多三秒钟之后,黄少天发来消息:“废话!当然是我攻了!我们队长一看就是一副人妻样好不好啊?”

叶修冷笑了一声。

叶秋:你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黄少天:真的?你可别骗我啊!你发誓发誓发誓!

叶修心道,你当我看不出来吗,你在喻文州面前乖得像个婴儿似的,黄受受!

叶秋:不骗你,我和你绝对一样。

黄少天感叹:“没想到啊,周泽楷居然是被你这个不要脸的压在身下的那一个。”

他惊叹于自己知道的这个攻受秘密,急着去和喻文州分享,对话也就到这儿结束了。叶修随意把手机扔到床头,低下头去在周泽楷发顶亲了一口,叫了声:“小周。”

周泽楷转过脸乖乖地看着他。

叶修笑道:“怎么办啊,黄少天可能以为我们在一块儿的时候,我是上边儿的那个。”

周泽楷看着他,眼神像是很不解的样子。叶修在心里感慨了两句小纯洁,低头贴着他耳畔低声道:“他搞错攻受关系啦,他不知道……其实是你操我才对。”

灼热的呼吸喷吐在耳边,说出的话语也在情//色出透出三分粗鲁来。脸颊尚还贴着叶修大腿温热的皮肤,周泽楷不禁觉得脸红心跳口干舌燥,他咽了口唾沫,用手捂着心脏处,小声说:“……也不是……不可以。”

“嗯?可以什么?”叶修用手撑着下巴,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周泽楷偏过头去,试图掩饰脸颊两侧的红晕,声音越发的轻:“前辈也可以……可以……操……我……”

这句子里唯一的动词被含糊着兜了过去。说完这句话的枪王就像是开启了什么禁区的大门,整个人都微微蜷缩着,连浴袍衣襟大开间露出的锁骨也染上淡淡的粉红。

妈呀调戏我家小周成就感真的太足了!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

叶修在心里仰天大笑了几声,然后低下头去扳着他的脸亲了一口,笑眯眯地说:“算了吧,那样好累的,我可没你那么好的体力和精力。”

关键词解锁了某些限制级画面,周泽楷回想起生日那天被做到浑身无力的叶修带着哭腔的求饶声,身体的欲念开始不由自主地苏醒。

喷在自己大腿的呼吸渐渐变得灼热和急促,叶修了然地轻笑一声,手从大开的衣襟滑进浴袍,一直到握着某根再次精力充沛的器官。舌尖舔了一下嘴唇,眼尾微微挑起,叶修笑得十分勾人:“不过……倒可以试试别的姿势。”

 

第二天叶修腰酸背痛地起床,床边的周泽楷乖乖地拿来衣服给他穿。叶修毛衫才套了一半,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歪着头冲周泽楷一笑:“小周啊,果然还是你的体力好,昨天我们都浪成那样了,你今天看起来倒还是精神饱满的样子嘛。”

回想起昨晚的……emmmm……清晨某些部位格外精神饱满的周泽楷感受到了一丝来自身体不受控制的神秘力量。叶修接着套毛衫,毛衣擦过红肿的乳//尖时他“嘶”了一声,伸出一只手去揉了揉。两指停在挺立的红樱之上,叶修眨了眨眼:“哎哟卧槽,小周你昨晚够用力的啊,你看看这都肿了。”

不不不我不能看!

周泽楷咬了咬嘴唇,终于忍不住开口,有些狼狈地道:“前辈,你别、别……”

别再撩我了!营养跟不上了!

周泽楷丢下一句“前辈自己穿”,转身就逃进了洗手间。

凉水泼上脸颊,终于冷静了几分。周泽楷撑着洗手台忍不住脸红着想,自打昨晚跟大家宣布两人的关系之后,叶秋前辈好像就变得格外、格外……浪荡……

不行,怎么能用这种词来形容前辈啊!应该是魅力——嗯对,魅力!

床上,终于穿好衣服的叶修望着紧闭的洗手间大门,回想着刚才周泽楷明显狼狈的模样,眯起眼睛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小周,我故意哒!

 

既然已经跟职业圈儿的人宣布了两人的关系,送人去机场也变得理所当然起来。候机大厅里,叶修望着一身风衣格外英挺的周泽楷,伸出手去帮他整理了一下口罩。

“记得戴好,回去穿厚点儿,S市要降温了。”

“好,前辈也是。”

“过几天S市再见。”

“好。”

“我会想你的,小周。”

“前辈……我也是。”

一旁的方明华江波涛杜明吕泊远吴启排排站,惨不忍睹地转过脸去。已婚人士方明华倒还好,江波涛望着身边的其他人心想,太好了,终于有人和我一起分担这铺天盖地的狗粮了。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的肩膀:“好啦,我走啦。”

周泽楷下意识地伸手去握住他的手指,叶修脚步一顿,望着他笑了笑:“怎么了?”

“……”周泽楷抿了抿嘴唇,有点儿不知道该说什么。但临近分别,心中的不舍思绪如波涛延绵,传递到眼睛,便连光都黯淡了几分。

叶修读懂了那双漂亮眼睛里的意思,摸了摸他的头发安抚道:“还没分开就开始想了?没事,接下来见面会很频繁的。”

周泽楷“嗯”了一声,抓着他的手放到唇边,掀开口罩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飞快地亲了一口,然后放下口罩眼睛亮亮地看着他。

叶修笑了一下,又道了声“再见”,转身走了。身后周泽楷的目光若实质般滚烫地黏在他后背上,过了一会儿才被吃狗粮吃撑的江波涛劝住。

叶修唇角挑起的弧度深到自己都意识不到的程度。他用另一只手握着被周泽楷亲过的那只手的手腕,枪王柔软嘴唇触碰过的那一小块皮肤正散发着难以想象的滚烫温度。那一点灼热落在皮肤上,飞快地蔓延开来,心脏有力又急促地跳动着,血管里流淌的血液,热度也比不上枪王留下的半分。

周、泽、楷。

名字在舌尖无声地捻了几个来回,他垂着眼睫掩住笑意,用力咽下一口唾沫——像是把什么坚决的念头,也一并沉到了心底。

 

接下来因着比赛的缘故,两个人又见了两回。因为恋情公布的缘故,赛后聚会什么的是溜得正大光明。在刘皓若有所思的眼神中,叶修又和他家小周度过了几天美好的时光。

全明星周末的前一天,周泽楷打来电话的时候叶修告诉他自己这次照例不露面。

“不过还是会去的啊,又能见面了,开不开心?”

“开心。”周泽楷十分坦然地承认了。

第二天是嘉世先到,于是叶修跑去机场接周泽楷。全明星的制度没那么严肃,在轮回其他人诡异的目光下,叶修牵着周泽楷挥了挥手:“各位,你们队长我就先带走了啊!”

两个人一同回了酒店,刚一进门叶修就一把把周泽楷按在墙上,嘟囔了一句“想死我了”就微微踮着脚亲了上去。周泽楷一愣,下一秒温软的舌头顶着一颗糖果探了进来,叶修停在他唇上低笑了两声,含混道:“尝尝你的薄荷糖。”

周泽楷含着那颗清凉的糖果微微皱了皱眉,轻声道:“可是……我想先尝你。”

叶修:……小周真的长大了!

评论(3)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