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毛绒熊与香蕉牛奶【周叶】chapter 4

Chapter 4 细碎时光

关于周泽楷为什么会喜欢他这件事,其实叶修本人是不知道原因的,他大概能猜到一点儿,也实在是因为周泽楷本身就是个思想十分单纯的人。

但是周泽楷始终不知道叶修为什么要和他在一起,不过这不妨碍他对自我的认知。他自己对于叶修的感情倒是很简单明晰,就是一见钟情,不可自拔,然后越陷越深。

细想起来,最初源于一眼的喜欢不过是在心里埋下了一枚小小的种子,种子太过渺小,可存在无法忽视。然后随着深入的主动了解,一步一步接近的喜悦,这颗种子破土而出,生根发芽,以惊人的速度长成开花之后,他才发现,嗬,这原来是朵蓬松又柔软的蒲公英啊。

绒球小花一直在他心头扎着根,像是不会被任何东西所侵扰。

然后就在那一天,轮回对上嘉世的一场比赛,在后台碰面时,叶修笑着冲他晃了晃手,用十分轻松的语气说道:“你就是周泽楷,轮回的新队长吗?你好呀小周,待会儿比赛可要加油了。”

分贝很低,呼吸很稳。但声音和气息,已经像是风和日丽的晴空下平地刮起一阵狂风,风声在他心头作响,和剧烈如鼓的心跳声相合。而那株原本岿然不动的蒲公英一瞬被吹得四散开来,每一颗新的种子都被风卷着送到身体各处,然后扎进每一寸血肉里去。

不疼,但是酥麻,和痒。

若是论起关于喜欢的比喻,少女情怀的周泽楷简直能写出三万字论文,把他起初的暗自单恋和后来与叶修的双向恋爱写得缠绵悱恻。但那都是通通无法宣之于口的隐秘心情,以他的程度,能出口的极致就是一句“喜欢”,更多的戏幕只在心中演出。

于是他的心里绕过百转千回,最后感动得眼圈儿都红了,也只给叶修回过去一句“我也喜欢你”。

叶修倒是挺开心的,叼着烟正寻思再说点儿什么调戏周泽楷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进来吧。”叶修没动,说话间烟头抖也没抖一下,“有事吗?”

进来的是刘皓,他的声音听上去有掩不住的幸灾乐祸:“叶哥,经理找您呢。”

叶修笑了笑,把烟头拿下来,银白的一截烟灰抖进烟灰缸里,他说:“成,我知道了。”然后没立刻动身,倒是又在键盘上敲着些什么,看上去就好像把刘皓忽略了。

“叶哥。”刘皓加重了语气,“经理说让你‘立刻’去他那儿一趟。”

叶修敲完一句“你去训练吧,我们经理找我有点儿事”之后转头望着刘皓,淡淡地笑了笑:“你急什么呀,找我还是找你?”

“你!”刘皓忍着怒火转头摔门走了,磨着牙想:叶秋,这次有你好看的!

周泽楷收到消息之后十分听话地默默关了电脑下楼去了。楼下的训练室里,轮回战队的队员们都在专心致志地进行着训练,坐在门口的吕泊远看到周泽楷进来,连忙起身打了个招呼:“周队,你来了?”

“嗯。”周泽楷习惯性地应了一声,然后接着往里走,被吕泊远一叫,训练室里的人都挨个向周泽楷打了招呼。

周泽楷一路“嗯”过去,倒也没人觉得他冷淡,因为周泽楷这人性格就是这样。要是在霸图,韩文清这样跟大家“嗯”一声,大家在交钱包的同时还得思索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但是在轮回?不存在的,大家一致认为,这一定是他们队长又害羞了。

周泽楷走到江波涛身边,江波涛小声问:“队长,你心情看上去变得很好?”

“嗯。”周泽楷点了点头。

“叶秋那家伙又跟你说什么了?”江波涛不用想就知道绝对是这原因。

“……”

周泽楷没说话,倒是恍惚了一会儿,脸立刻就红了。江波涛见此情况,立刻在心中大骂“叶秋禽兽禽兽禽兽”,并对周泽楷在关于叶修的任何事情上都拥有三倍于平常的害羞感到十分绝望。

他望着周泽楷,周泽楷也望着他,无言了一会儿,周泽楷说:“训练吧。”

屏幕上的一枪穿云形象英俊,气质冷冽,拔枪跳跃的动作行云流水,一言不发间就完美地越过了第一部分的丛林,朝着湖泊而去。

周泽楷认真训练着的时候,叶修正懒懒散散地晃到了经理办公室门口,抬手敲了敲门。

“请进。”崔立在里面说了句,叶修推门进去之后直接开口,“经理找我?”

“哦,叶秋啊。”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经理在俱乐部的权力绝对要比队长大,因此崔立对叶修说话谈不上什么尊敬,不过尚有几分客气,“有件事呢,我思前想后,觉得还是要跟你谈一下的。”

叶修还是那副没精打采的样子,示意他继续:“说吧。”

“我听人说,你昨天早上请假出去了,而且今天中午才回来?”崔立推了推眼镜,脸上的表情有些假,“当然,我也不是说你这样做就违反了什么规定。但是叶秋啊,咱们嘉世的现状你也是知道的,形势很严峻啊!”

叶修望着他,扯动了下嘴角露出个笑。

崔立像是对这个笑十分不满似的,语气一下子严肃了起来:“你别笑,也别有什么不满。没错,你是曾经铸就了一些辉煌,可这几年嘉世的战绩有目共睹,下滑得厉害,细论起来,这也与你斗神的名头不符啊!”说着他往过走了两步,语重心长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抓紧每一分每一秒训练提升,不要把时间浪费在不必要的私事上啊!”

这话说得已经不算委婉了,就差指着叶修的鼻子说“你不要因为自己曾经做出了点儿贡献就得意忘形战队成绩退步都是你的锅而你还特么请假去干别的事你是不是不想干了”。

叶修偏了下头,把崔立的手从肩膀上拂开,以一种云淡风轻的语气说道:“我这笑一下,不碍着什么事儿吧?经理放心,为了‘再造辉煌’,我明天就重新定计划,给大家加训。”他眼神冷了冷,然后又换上了平常的表情,“昨天出去呢,也算不得什么私事。是去和轮回的队长周泽楷讨论了一下,抽空打一场友谊赛的事情。”

“周泽楷”这三个字含在舌尖轻轻滑过,他的声音里多了点儿旖旎的情绪。崔立不是周泽楷,他完全没听出来,只是皱着眉问:“说友谊赛的事为什么要专程去一趟?直接在QQ上约一下不就行了?”

叶修微笑道:“为了表示尊重啊。轮回后起之秀,嘉世这几年都已经没落了,约赛不得正式走一趟啊?”

“……”崔立无言以对,嘉世这几年没落这话还是他自己说的呢。

叶修已经转身往门口走去,抽空回过头说了声:“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崔立眼看着他出去,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叶修一出门就遇上了等在门口的苏沐橙,她看着他,脸上的忧色十分明显:“叶秋,经理跟你说什么了?”

“说我昨天私自请假出门,十分失职。”叶修说着,抬脚往回走,苏沐橙也跟了上去。

“一定是刘皓去说的吧。”苏沐橙十分生气的样子,“我就知道他对你不怀好意!”

叶修乐了:“哎哟,这话听着可有歧义啊。”

他把手伸进口袋里,取出烟盒,抖了根烟出来,没点,只是叼在嘴上,开口道:“你也别担心,我跟经理说了我是去和轮回商量友谊赛的事,他也无话可说。”

苏沐橙放下了心,旋即捕捉到了叶修话里的重点,她调侃道:“轮回啊,原来你昨天是去找小周了?”

“你比人家大多少啊,就喊人家小周?”叶修失笑,“肯定是去找他,不然我也不乐意出门。”

“大一岁也是大啊,就该叫小周。”苏沐橙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表情还有点欣慰,“你能和他谈恋爱真是太好了,不然我真以为你要把这一辈子托付给荣耀啦。”

苏沐橙曾经一度为叶修的人生大事发愁过。实在是因为他对荣耀的热爱是那么鲜明和热烈,仿佛这已经占据了他生命的全部,再也容不下其他。

即使是不训练、不比赛的时候,他也能一个人待在训练室或者房间里,随便开个小号,点着烟满游戏地溜达一整天。

“不考虑交个女朋友吗?”

叶修掸落积了老长一截的烟灰,回头望着她笑了笑:“干嘛耽误人家好好的姑娘呀?”

他也的确表现得对任何姑娘都兴趣不大,像个专心打游戏的死宅。

所以苏沐橙心里的担忧也就一直没消下去,直到那一天——

嘉世的训练休息室里正放着赛后采访的录像,这一赛季轮回战队横空出世一名格外出色的神枪手,个人赛成绩斐然,即使团队赛配合稍有欠缺,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能一下子把轮回从一支名不见经传的小战队带到大家眼前,这绝对是个可塑之才。

不过一位刚出道的选手能受到如此热烈的采访,就绝不是因为这个了。最关键的是,这人的相貌十分出色,堪称荣耀职业联盟成立以来的第一帅。

周泽楷,一枪穿云。

他的名字,和他所接手的角色的名字,就这样飞速流传开来,一时间已称得上广为人知。

闪光灯对着那张尚还年轻却格外英俊的脸连闪数十下,叶修恰好吐出一口烟气,就在这时抬了头。

苏沐橙听到他说:“咳,这家伙确实是长得很好看啊。”

记者站起来发问:“周队长,您一出道就被任命为轮回的队长,赛场上的成绩也十分不错,您能否评价一下自己到目前为止的表现呢?”

沉默,沉默。

一时之间许多支话筒都对准了那轮廓优美的淡粉色薄唇,但尚还是少年模样的周泽楷一言不发,认真地思考了半天,然后一字一顿地吐出了两个字:“还好。”

大家还在等他接下来的话,他却用眼神示意,自己已经说完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捶桌狂笑了好几声,“这人也太可爱了吧!”

这个家伙看上去好像对万事万物都无所谓的样子,他很少会用那样主观感情鲜明的词去评价一个人,只是那时候的苏沐橙尚且还没意识到。

而直到某一天,叶修拉着手足无措的周泽楷站在她面前,跟她说“沐橙啊,跟你说个事儿,我和小周在一起了,你先别告诉别人”的时候,她的目光扫过有些害羞的周泽楷和笑意盈盈的叶修,才恍然惊觉。

原来事情从那一天开始,就不一样了。

这个懒洋洋的家伙的身上在这一刻所散发出的光芒,已经比他打荣耀的任何一瞬,还要来得耀眼了。


评论(1)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