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你瞒我瞒【双花】

Chapter 1

关于理想这个话题,张佳乐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有所定论。

不,也不算很小吧。那天恰好下着大雪,窗户开着用以通气,片片雪花被凛冽刺骨的风卷进教室里,天色雾蒙蒙地发灰。小学四年级的张佳乐无精打采地坐在座位上,咬着笔头看着眼前的作文纸。

前面的小男孩转过头,趾高气扬地敲了敲他的桌子:“张佳乐,你快点写呀!我下节课就要去交给老师了!”

昨天语文课布置的作文“我的理想”,按理来说应该很好写才对。同班的同学,志向小一点就医生老师,够远大的就是科学家宇航员。

但张佳乐还没写。

他还不知道自己的理想具体是什么,但他知道那些都不是他想要的。

他愁眉苦脸地提笔,勉强写了开头两行字。就在这时一道粉红色的小小身影呼啦啦窜到他面前,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把一张奖状拍在他面前:“张佳乐!你好厉害啊!上周的围棋大赛你拿了冠军诶!”

小姑娘的脸色红扑扑的,望着小小年纪容貌就已经显出几分精致的张佳乐时眼神带着明晃晃的羞涩,可惜张佳乐对小学就搞早恋这种事完全没兴趣。他拽过奖状,望着上面写着的“张佳乐同学在本次校园围棋大赛中荣获冠军,特发此奖以兹鼓励”一行字,眼睛一瞬间亮了起来。

像是在漆黑夜里航行了很久的旅人一瞬间看到灯塔光亮时的欣喜若狂,当然尚且年幼的张佳乐没写出这样的比喻,他只是,立刻就知道了自己的理想是什么。

他一笔一划地在作文纸上写:“我喜欢比赛带来的刺激和未知,我喜欢赢的感觉,我的理想是——世界冠军!”

至于是什么的冠军?他还没想得那么细,只是觉得胜利带来的快感胜过了一切。一气呵成三百字,他心满意足地把作文交给了前桌的语文课代表,然后把那张冠军奖状珍而重之地收在了书包里。

他把这件事讲给孙哲平听时,对方正坐在训练室里进行着基础训练,手在键盘上飞速地游移敲动,大开大合间很有酣畅淋漓之感。最后一个空中翻滚加左移,在空中不停地变换细微的方向,一阵高频率的键盘声响后,角色停在了终点。

孙哲平把键盘推回去,转过头望着他,淡淡地说:“想要冠军吗?下赛季尽力去拿。”

张佳乐伸出舌尖舔了舔微微干裂的嘴唇,眼中像炸开了一朵烟花,零落的光华散落开来。他撑着下巴说:“不应该是尽力,我们一定要拿冠军。”

他的长相过于绮丽,着实不似一个整天待在电脑前打游戏的宅男,反而像是什么偶像剧里的花美男主角。栗色的长发在脑后束成一股松散的马尾,搭在了肩膀上,格外的风流倜傥,眉眼间像有桃花盛开。

“一定?太不把叶秋放在眼里了吧?”孙哲平皱着眉说。

张佳乐耸了耸肩,表情看上去十分无奈:“你这个人啊,就不能稍微自信点儿?”

“过度的自信可是自不量力。”孙哲平说着,张佳乐像是不屑似的嗤了一声,几步走到他身侧,俯下身贴在他耳边,声音放得十分轻,“叶秋是神吗?你就对他那么有信心?”

滚烫暧昧的气息呵在耳畔,孙哲平面不改色,拨开了张佳乐的脑袋,说:“不仅是叶秋,还有吴雪峰,这样的组合你跟我说一定,未免太过高估我们了。”

“我可不觉得繁花血景差在哪里。”张佳乐说着一个转身坐在孙哲平身边的椅子上,侧过脸望着他笑了一笑,“练一练?”

孙哲平不说话,实际行动予以回答。落花狼藉登入游戏,百花缭乱自觉地组进队伍。弹药像漫天焰火依次炸开,绚丽得让人头晕目眩,地面被炸得翻卷开裂。尘土飞扬间猛然破出一道凌厉的剑光,跟着是一柄泛着血红色的重剑,被握在一个重甲的狂剑士手中,带着锐不可当的气势,剑锋所指之处,皆有弹药接应掩护,火光与剑影交织着簌簌落下一片,面前的对手倒下得毫无悬念。

“这可太简单了。”张佳乐说。头发钻进衣领里,有些痒,他往出拨了拨,颈子上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泛着白玉一般的光泽。

孙哲平的表情是惯常的冷然,他盯着张佳乐在键盘上放得漫不经心的手,说:“我们最好再进行一些基础训练,默契已经足够了,但技巧还可以提升。”

“好啊。”张佳乐点了点头。

于是两个人散了队伍,各自进行基础练习。孙哲平这天晚上已经练习了好几遍,越来越熟练,张佳乐刚坐下来却已不逊色于他,他在荣耀上的天赋实在是过于惊人,正如能够创造出那样绚烂的百花式打法一般。

张佳乐漂亮纤细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嘴上也没闲着:“常规赛好像是三天后开始吧?”

“不是好像,就是的。”孙哲平说。

“哦,成。”游戏画面闪过道道水光和剑影,百花缭乱十分灵巧地一一避过,在落上石阶的一霎张佳乐转过头,看到的是已经把键盘再度推了回去的孙哲平。

“又输给你了。”

他小声地嘀咕了一声,随手抽出了账号卡,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望着孙哲平:“一起去吃个夜宵呗。”

“不去。”孙哲平说着,他盯着电脑上的角色,轻轻皱起了眉。

“干嘛呀,就算是冠军也要劳逸结合的嘛。”张佳乐去拽他的胳膊,“走啦走啦,带你去吃你喜欢的那家麻辣小龙虾。”

“……不是你喜欢吃吗?”

“好吧,是我喜欢吃,你陪我去啊,队长——”

最后一声队长的声音拉得有些长,孙哲平身体轻轻一抖,努力保持着冷淡的神情:“干什么?说话像个小姑娘似的。”

张佳乐很少叫他队长,自游戏相识的两个人本就没什么隔阂,最初的时候张佳乐也就“大孙”“大孙”地跟着大家一起叫,后来再熟一点,就直接喊全名了。

“孙哲平!”

连名带姓地从他嘴里喊出的名字,却完全没有生疏感,反而有种别样的亲昵。张佳乐的声音是典型的少年音,带着微微的沙哑,如此刻般拖长了语调说话时,竟带着些许女气。

“靠,什么小姑娘啊,就声音轻了点儿而已。”张佳乐不满地嘟囔了两声,手上的动作却一点没送,直接拽着孙哲平往门外走,“快走快走!吃完回来早的话可以再练一会儿!”

孙哲平终究带着几分无奈的神情被他拉了出去。

 

并肩走在路上时,能感受到初秋时节已渐渐凉下来的晚风。张佳乐听着两人统一的步调落在地上的声响,目光向被昏黄的路灯灯光拉得十分悠长的影子那边不时地投过去。

——像两个纠缠在一起的人影似的。

他没忍住笑了,唇齿没能压住笑声。孙哲平冷凝的目光扫过来,问:“笑什么?”

“想到了一件好笑的事情。”张佳乐说,他知道这样的回答对孙哲平来说已经够了。

果然对方懒得追问,又沉默了下来。两个人静默地走了一会儿,渐渐地能听到前方夜市的人声鼎沸。正低头想着点什么,忽然间一道刺目的白色灯光打过来,张佳乐下意识地眯起了眼睛,胳膊被孙哲平猛地一拽。

“闭什么眼睛呢?看路啊!”一辆开得晃晃悠悠的摩托车几乎是擦着张佳乐的肩头开了过去,孙哲平扣着他的手腕,眼里的沉冷终于破出了一缕惊慌,“张佳乐你走路就给我好好走,别乱想乱看!你就不怕出车祸啊?!”

“我靠,机动车开上人行道,这能怪我啊?”张佳乐摸了摸胳膊,那里被车刮过的风带起了一层冷汗,他回头望了望,正好看到那辆摩托车一下子撞在路牌上,“这人醉了吧?喝酒还骑车,神经病啊!”

孙哲平的声音格外冷肃,张佳乐几乎从里面听出了杀伐之气:“张佳乐,这世界上意外太多了!即使是对方的错,可如果出了事伤到的是你自己!走路看路,听到没?!”

从认识以来这人第一次用这么重的语气跟他讲话。张佳乐有些怔愣地点了点头,心里的暗流翻卷出什么浪花,又很快沉了下去。

是啊,这世上意外太多了,譬如他的百花缭乱在西部荒野遇到孙哲平的落花狼藉,其实就是一种意外,不过这是他觉得最好的意外。

“但有的时候,意外也会很讨人喜欢的嘛。”

张佳乐小声咕哝。

很久之后意外来袭,梦回时分他在极度的困倦和快要全盘崩溃的情绪中骤然回忆起这个晚上,才恍然惊觉,有些话真的是说不得。

甚至于,连边缘也不能去提及。


评论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