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士墨

坑会填完,速度较慢。

双向暗恋【喻黄】

还在夏休的日子里,黄少天叼了根冰棍晃晃悠悠地准备上楼的时候,正好听见电视里的新闻播报。
“明天又是一年一度的高考的日子,各位考生……”
他怔了一下,下意识地舔了舔手里的冰棍。菠萝味儿,挺好吃。
楼上的喻文州招呼他:“少天,上来一下。”
黄少天哒哒哒地跑上了楼:“队长找我?”
喻文州把玩着手里的一个笔筒,抬起头望着他,温和地笑了笑:“你是不是忘了?明天送瀚文去高考啊。”
“啊!”黄少天惊呼一声,尔后有些懊恼,一周前喻文州跟他提过这事,没想到他忘了个干净。
喻文州走到他面前,帮他整了整歪掉的领子,又拍了拍他肩头的褶皱。看着冰棍化下来的水儿滴滴答答地往下流,有些无奈地说:“就知道你会忘,除了比赛你还能记得什么?这么大的人了,吃个东西都弄得到处都是。”
抱怨却满满宠溺的口气,落在他颈间和肩头的手劲儿也格外轻柔。黄少天慢慢红了脸,他低着头嘟嘟囔囔:“哎呀队长,别把我当小孩子嘛……我都快三十岁的人了……”
“快三十岁的人了,还不如小孩子。”喻文州拍拍他的脑袋,十分无奈的样子。
“嗯……”
“下午我有叮嘱过食堂师傅,煮一碗绿豆汤给瀚文,你去端一下,让他喝完了早点睡。我去他房间看看他。”
“哦好。”黄少天把最后一口冰棍嚼掉,转身跑下楼去了,无视了喻文州在身后轻声叮嘱他“慢点儿”的声音。
他端着绿豆汤到卢瀚文房间里的时候,小孩儿正一脸痛苦地翻着语文书。
“嘿嘿,别看了!”黄少天拖了个凳子在卢瀚文身旁坐下,把绿豆汤递到他面前,“喝绿豆汤,队长特地让人帮你煮的。看你这表情估计也不怎么看得懂吧,怎么样,有没有信心啊?”
“我要是有信心的话,会是现在的表情吗?”卢瀚文愁眉苦脸地说。
喻文州在一旁帮他检查明天要带的东西,闻言向这边望过来,温和地说:“不管有没有信心,都要尽全力。”
“是啊,你就当成一场比赛去打就好了!想想看,比赛有什么可怕的呢?”黄少天说。
卢瀚文快哭了:“比赛我当然不怕了!比赛只会让我充满斗志!但是高考……唉实在想不通,我爸妈既然已经同意我来做职业选手了,干嘛又非要我去高考呢?”
喻文州已经帮他检查完了书包,走过来坐在他另一侧,眼睛十分平和地望着他:“总归是父母的期望,不要辜负就好。就当成是一场最艰难的比赛,只要全力以赴就够了,结果不重要。”
卢瀚文苦着脸点了点头。
“喂小鬼,真没什么好怕的啊!”黄少天把他的头发揉得乱七八糟,又大力拍了拍他的肩,“我当年也参加过高考!其实没什么,语文就是字词句啊古文啊阅读啊作文什么的,数学就是几何啊函数啊之类的,英语……呃这个我不会,理综的话,物理……”
他喋喋不休地讲起了当年,卢瀚文越听脸越苦。喻文州一把拎起黄少天的衣领,及时止住了他接下来的滔滔不绝。
“……我还记得有一道特别傻的生物题,问我母猫生小猫的花色,卧槽,那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公猫……诶诶诶?队长你拉我干嘛,我跟瀚文多聊聊啊……”
喻文州一把捂住他的嘴,一边拖着他往门外走一边回头对着卢瀚文微笑:“好了,不要有压力,早点睡,明早我们会送你。”
门被关上了,喻文州松开手,接收到黄少天十分委屈的目光:“队长你干嘛呀?我在跟瀚文讲考试呢。”
喻文州看着他十分认真的眼神,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会喜欢一个傻子。
“你那不是跟他讲考试,那是在让他更紧张。”喻文州叹了口气,拖着他往自己房间走,“如果你精力真的很旺盛的话,我帮你发泄发泄。”
黄少天被扔上床,他有些慌乱地想爬下去,喻文州的身体却在下一秒压了上来。
“队长……明天我们要送瀚文去高考的哦……不能浪费体力,不能迟到,不能起得比他还晚……你看今天晚上我们要不要就歇歇?”
黄少天感受着喻文州冰凉手指在自己身上的动作,试图做最后的挣扎。
喻文州的动作停了,黄少天刚喘出一口气,喻文州的嘴唇却猛然堵了上来。
“别乱动,只做一次就让你休息。”
喻文州亲了半天,含着他的嘴唇含混不清地说。
黄少天哆嗦着点了点头,心里有点忧郁。
做完之后喻文州半抱半拖地弄着他去洗澡,差点又在浴室擦枪走火。考虑到明天确实有事,两个人还是压住了火,草草洗完了回床上睡觉。
黄少天半夜起来上厕所,偏过脑袋看到窗外透进来些许月光,笼在喻文州俊秀的脸庞上,皎洁的光把他的脸颊轮廓修得格外柔和。黄少天撑着下巴看了一会儿,伸出手指去轻轻戳了一下。
“唔……又是一年高考……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吗?”
他的心底藏了一个秘密,从来没告诉过喻文州。他还在上高中的时候,有一次学校和隔壁的重点高中搞联谊,他站在小花园门口,一眼就望见了远远走过来的喻文州。
白衬衣的少年,指间把玩着一支笔,步伐不急不缓,脸上的神情淡然又温和,沉静得不像是同龄人。
只是这一眼。
黄少天猛然转过身去,红色爬上脸颊,他咬着嘴唇,目光有些慌乱地四下游移。
正好有同学走过叫住他,他于是和人家瞎扯闲聊起来。本来就话多的人,因为紧张更是废话连篇滔滔不绝。长篇大论之后他有些紧张地回过头看了一眼,人却早就不见了。
大概这一生也只能见这一眼吧?那人一看就是隔壁重点高中的学霸,而他黄少天只是个手速过人擅长打游戏的学渣,以后会走上完全不同的两条路的两个人,根本不会有生命的交集。
长到十八岁第一次感受到怦然心动的滋味,恋情却还未萌芽就已枯萎。
正因着这样的失望,他更加无法用语言描述出自己在蓝雨训练营再次看到喻文州那一刻的狂喜,仿佛置身梦里。
黄少天偷偷地凑过去在喻文州脸上亲了一口,拉上被子沉沉睡去。
第二天早上上了车黄少天才想起来去看卢瀚文的准考证,发现他的考点那一行赫然写着自己当初念的那所高中的名字。
“呃?!”黄少天惊讶了一下,又很快拍拍他的肩,“很巧嘛,你在我当初上的学校考试诶!加油加油!”
“黄少……我听说这学校很一般啊,你当初是不是学习不好?”
黄少天恼羞成怒地揉乱了他的头发:“喂喂喂,小鬼不要乱说话啊!我当年学习超级好的,我们学校也很棒,就连隔壁的重点高中都主动来和我们联谊!一中,听说过吧?”
卢瀚文捏着语文书想了想,恍然道:“哦,我知道啊!队长不就是一中的吗!说起来一中都是大学霸,明明能上重点大学的料,队长你为什么会来打职业联赛啊?因为喜欢吗?”
喻文州开着车,没有回头,只是抬起下巴对着后视镜微微一笑:“因为值得。”
“诶?什么意思嘛?”卢瀚文还要追问。
“没有意思,就是因为值得啦!荣耀当然比学习有意思啦,队长的选择是最明智的!抢BOSS啊,打比赛啊,哪一样不比坐在那里傻念书值得啊!”其实黄少天也不知道,但他这一生最庆幸的事就是喻文州不知何故跑来打职业联赛,所以不想让喻文州被问到产生后悔的情绪。他伸手把语文书拍在卢瀚文手里,大声道,“小鬼别想着问这些了!赶紧趁着最后的时间复习复习,背背古文什么的!”
卢瀚文向他呲了一下牙,不再说话了。
虽然堵车,万幸还是抵达了考场。黄少天和喻文州戴着墨镜下了车,喻文州帮卢瀚文最后检查了一遍背包,然后鼓励似的拍了拍他的肩。
“去吧,加油。”
卢瀚文握着拳点了点头,转身往学校里走去。黄少天在他身后喊:“加油啊瀚文!别紧张,沉着冷静认真答题!就算考砸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也会回来打比赛的……唔唔……”
话没说完,喻文州捂住了他的嘴巴,冲着回过头一脸惊惧的卢瀚文露出一个安抚的笑。
“黄少真是太聒噪了……”卢瀚文扭过头,心里嘀咕。
黄少天和喻文州站在学校门口等候,正如身边每一个殷殷期盼的家长。黄少天的目光飘来飘去,最后落在喻文州隐隐含笑的唇角。
“诶?诶?队长你在笑?你笑什么啊?发生什么事了?”黄少天问道。
喻文州微微侧过头,即使隔着墨镜,黄少天依然能感受到他清晰又灼热的目光,像某个顷刻间就能锁定目标的技能。
“想起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
喻文州微笑着说。
“什么?什么什么什么?有意思的事?和我有关系吗?”黄少天连连追问,一只手抓着喻文州的胳膊晃晃悠悠,“是过去的事吗?在学校门口……难道是高中的事情?想起你高中喜欢的人了吗?”
黄少天慌张地猜测,越猜越紧张。
“嗯……差不多吧。”喻文州望着他摇头轻笑,安抚地拍拍他搭在自己臂弯的手,“别紧张,不是你想的那样。”
有件事,他从来没有告诉过黄少天。
喻文州自小冷静智慧,很少有失态的时候。但在那次邻校联谊时,他遇到了一个人。
正值初夏,他被温暖的阳光笼罩,缓缓地走在路上,抬眼看向前时,在合欢树下看到一个人。
金黄色的头发,略显消瘦的身材,因为距离有些远,其实并不能看清他的脸。但是那个人身上,分明散发着格外跳脱的勃勃生机。一阵风吹过,喻文州下意识地眯起了眼,恰有一朵粉红的合欢花飘落而下,像一枚小小的扇子擦过那人的脸颊。
也擦过了他的心尖儿。
那人的眼光随便地一扫,从自己身上一晃就过去了。
喻文州却感受到自己平静的心跳逐渐剧烈了起来。
他慢慢走了过去,脚步一缓再缓。他听到了那个人跟他的朋友说自己已经决定好了未来,说他不打算继续上学而打算去打游戏职业联赛,那个人说起话来滔滔不绝,语速极快,好像根本不会喘气似的。他的侧脸从他眼前一闪而过,却让喻文州清楚地记住了那张鲜活又好看的脸。
他听见他的朋友叫他少天。
喻文州心脏猛跳,口干舌燥。
黄少天。
他盯着打听到的被写在纸上的名字,思考了一夜。然后在第二天一早冷静地分析利害,向父母宣布了他打算放弃高考去打荣耀职业联赛的决定。
他清晰地知道自己手速慢的弱点,但有信心头脑可以弥补过去。可未来瞬息万变,放弃一条本已完全明晰的康庄大道,转而去走自己也不知结果如何的小路……
这是他人生里最大的一场赌博。即便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可他活到现在,第一次感受到那么鲜活的少年气息,第一次,想得到一个人的欲念浓重到心头发痛。
在蓝雨训练营再一次看到那个金发少年的时候,他明白了。
因为值得。
即使后来逐渐真的爱上了这个游戏,爱上了这个职业赛场,可他仍然始终记得自己的初衷,和心底深处最初的欲望。
也不过是年少时的一场暗恋,最终却活成了生命里唯二的重心。
——荣耀,与你。
身边的黄少天还有些不放心地看着他,生怕这青春气息满满的校园勾起了他高中时暗恋小姑娘的回忆。喻文州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抬起手,在黄少天柔软的发顶揉了两下。
“少天。”
“嗯?诶诶诶?队长,怎么了?”
“关于退役的时间,你有什么打算吗?”
黄少天愣了愣,像是不明白话题为什么会跳到这里。但他仍是回答道:“呃……其实最近已经感觉手速有所下滑了,或许下个赛季打完就会退了吧。”
“我和你一起。”喻文州平淡地说。
黄少天彻底怔住。
喻文州是联盟最特殊的选手,年龄带来的手速下滑并不会限制他的发挥,反而会因为经验的积累变成更加难缠的对手。这样的他,明明还能至少再打五年。
黄少天想问你为什么要和我一起退役,话没说出口,喻文州却读懂了他的眼睛。喻文州望了望四周,家长们都在对着学校内翘首期盼,压根儿没人注意他们俩。
于是一个轻吻落在黄少天唇角。
喻文州轻声说:“因为值得。”
因你而来,携你同归。未来的路依旧很长,却已经逐渐明朗。
黄少天呆呆地点了点头。
自此一场双向暗恋终成眷属,无人开口言说过去,却有心照不宣的未来。黄少天悄悄地伸出手去勾住了喻文州的手指,淡褐色的眼瞳里漫出层层叠叠的欣喜。
喻文州反手回握住他的手,像是握住了自青春时走来的后半生。

【开了两篇喻黄车,可惜一直提示有敏感词传不上来⁽⁽ଘ( ˊᵕˋ )ଓ⁾⁾想看的小天使们可以去微博瞅瞅,微博与lofter同名,感谢您的阅读与喜爱】

评论(4)

热度(138)